市場須設法解決政府失能問題

Kristina Hooper, Chief Global Market Strategist

 

在英美兩國面對爭議重重的政治問題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已調降經濟成長預期。現在的問題在於:「我們該何去何從?」

  • 隨著3月29日逐漸逼近,英國直接被趕出歐盟或續留歐盟的機率都上升。
  • 雖然美股挺過政府關門的衝擊,但可能受到信評下調影響。
  • 政治人物處理這些問題的同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已調降經濟成長預期。


近期數個不同國家完美展示何謂政府失能,在英美政治人物持續佔據鎂光燈焦點的同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卻在一份報告中調降經濟成長預期。

 

英國會被趕出歐盟或是續留?
英國國會1月15日強力否決首相梅伊的脫歐協議草案,但隔天梅伊驚險挺過反對黨領袖柯賓(Jeremy Corbyn)發起的「不信任投票」。現在的問題在於:「我們該何去何從?」這次的投票造成「肥尾效應」(極端情形出現的機率增加),也就是英國無協議「被趕出」歐盟的機率上升,但另一方面續留歐盟的機率也增加。

英鎊當時應聲大漲,暗示這兩個極端情形中,續留歐盟(或極軟脫歐)的機率更大。歐盟已明確表態不會對脫歐協議草案讓步,使得梅伊無法獲得更多英國議員的支持。我認為根據歐盟《里斯本條約》第50條規定的3月29日脫歐大限很可能會延後,甚至可能會出現第二次脫歐公投。超過170位企業領導人於《泰晤士報》(The Times)發表一篇社論,冀望尋求二次公投:「現下優先要務是全力避免在無協議的情況下被趕出歐盟,要達成這個目標,可行的唯一作法就是詢問人民是否仍希望脫離歐盟…政治人物別再浪費時間幻想其他可能,我們強烈呼籲兩大黨政治領袖支持人民投票運動(People’s Vote)。」

接任德國總理梅克爾出任基督教民主黨黨魁的卡倫鮑爾(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則與其他德國領袖們一同懇請英國人民,在《泰晤士報》重申歐洲希望英國續留歐盟:「少了英國這個重要的國家,歐洲大陸將不再一樣…歷經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動亂後,英國並未放棄我們,也協助德國重新成為主權國家,更使德國在歐洲站穩一席之地。」文章接續談到德國將對英國產生的各種思念,結尾則說:「最重要的是,我們會非常想念海峽另一端的朋友——所有英國人民。」

軟脫歐和/或第二次人民公投的氣勢似乎明顯正在上漲,事實上,部分人士已經開始討論第二次公投的題目:選票上應呈現如同第一次公投的二選一問題(如「脫離或留下」),或者在選票上列出各種與歐盟的關係類型(可能選項包括留下、軟脫歐、硬脫歐等)。

然而,梅伊公布的英國脫歐B計畫卻與A計畫極為相似(若將這兩個計畫比喻為兩個新生寶寶,其中一個寶寶的腳趾必須擦上指甲油才能區分差異)。梅伊強硬排除第二次公投的可能,也不希望推遲第50條規定的時程。為了回應如此毫無彈性的立場,工黨領導人柯賓宣布要規劃多項投票,讓國會選擇如何避免「無協議脫歐」,其中包括另行舉辦脫歐公投這個選項。

有鑑於目前的態勢,英國被趕出歐盟的可能性確實在上升,因此我們必須仔細追蹤後續發展。


美國政府關門是否會影響股市?
英國不是唯一向世人展現政府失能的國家,美國在這方面的「資質」也不賴。美國部分政府關門來到一個月大關,而且目前看似開張無望。有趣的是,股市對此似乎毫無反應,因此我最常聽到的問題就是:這情況是否會改變?何時會改變?

我認為股市受到美中貿易戰可望落幕(或至少有所進展)的樂觀氛圍所支撐,而這股信心必定其來有自(詳見下述)。然而,我相信政府關門在某個時點可能會影響股市。

我認為股市最大的威脅在於美國信評下調。惠譽國際公司(Fitch Ratings)已發出警告,表示若政府持續關門且功能不彰的情形擴及其他層面,美國今年的信評可能會被調降,進而影響未來諸如債務上限等財政政策決策。別忘記之前美國主權債評等被標準普爾(Standard & Poor’s)調降,在2011年夏天造成股市大跌。

一般認為政府關門對經濟的影響通常十分短暫,因為政府員工終究會收到薪水,如同過去的經驗。然而,這個想法的立論基礎在於政府關門在相對短的時間內快速解決,若歹戲拖棚,影響經濟成長的機率就會上揚,當市場預期經濟成長滑落,股票此時當然可能會下跌。

另一個複雜情況是,由於此次政府並非全面關門,因此投資人並不清楚受到影響的政府機關為何(目前這些機關仰賴臨時資金來源),也不明瞭關門時間越久的影響。例如,有傳聞指出航空運輸量下滑,因為民眾決定放棄搭乘飛機,以免面對大排長龍的安檢線。若這項傳聞出現實證,則航空公司股票可能會受挫。雖然仍有許多「被放假」的政府員工持續值勤且未領取薪資,但隨著時間過去,願意上班的員工可能會越來越少,使得政府關門的問題雪上加霜。

除此之外,這次美國最長的政府關門對企業及消費者信心的影響也是我們所擔心的。上週最新公佈的消費者信心指數顯示信心已大幅滑落,而經濟政策的不確定性通常會減緩商業投資與聘僱。

最後,我們不禁要思考若美國現在發生一連串的外部威脅(戰爭或另一波如同2008年到2009年的金融危機),又可能導致什麼結果?國會議員能否為了公眾利益而團結合作?對上述擔憂的恐懼可能真的會削弱信心。

 

IMF預期經濟成長減緩
除了擔心政府失能的問題外,我們更應該關注成長減緩的情形。IMF於1月21日修正其《世界經濟展望》(World Economic Outlook)報告,目前預測2019年與2020年的全球經濟成長增幅分別為3.5%及3.6%,各自從去年10月的預測下調0.2及0.1個百分點1

IMF進一步針對其展望報告提出說明,解釋對其預測下調的風險因素:「貿易爭端加劇若超過預測內已考量的程度,將成為未來展望的主要風險來源。金融情況自去年秋天開始緊縮,除了貿易糾紛愈演愈烈,其他一連串的事件都可能造成風險情緒進一步惡化,尤其在目前公共及民間債務水準偏高的情形下,將會拖累成長,上述可能發生的事件包括英國『無協議』脫歐,以及中國成長減緩的幅度超過預期。」

如同上述,數個不利的風險涉及政府失能及其他地緣政治的問題。
 

中國出現1990年以來最少的經濟成長增幅
就在IMF調降經濟成長展望前,中國宣佈其2018年國內生產總值(GDP)增幅為6.6%2,雖然此為1990年以來最低的數據,但依然符合預期。IMF認為經濟成長大幅放緩的疑慮已顯現,然而,我依舊相信中國將能夠透過財政與貨幣政策,為其經濟給予足夠的刺激。例如,中國當局於1月18日宣佈將從財政、貨幣與行政層面提供更多刺激,部分措施包括小型公司減免增值稅,並由中國人民銀行注入更多流動性。

根據近期的各種新聞,美中貿易紛爭可能會迅速解決,中國可望因此受惠。美國財長穆努欽(Steven Mnuchin)據報導已提議對部分或全部的中國進口商品解除關稅。接著在1月18日,報導也指出中國為了減少美中貿易逆差,願意每年從美國購買更多商品,進口總值超過1兆美元,希望在2024年前將其貿易順差(去年為3230億美元)降至零3

美中貿易為了停戰,我預料美國將接受中國這類小幅讓步,因為目前已證實美國要在諸如智慧財產等領域獲得大幅讓步的難度實在太高。不過,別高興得太早,在這美中貿易戰可能消退之際,美歐貿易戰大戲可能才正要上演。

 

展望未來
1月底的重要事件是達沃斯的世界經濟論壇,今年度的主題涉及全球化,在全球多國試圖去全球化的聲浪之中,這個主題來得恰是時候,可惜各國的國內紛擾使得部分世界領袖無法與會。美國總統川普與其代表團因政府停擺而決定缺席,法國總統馬克宏因黃背心抗議而無法到場,英國首相梅伊也必須處理國內重大問題,因此毫不意外不克出席,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也必須待在國內專心處理內政。

由於IMF調降全球成長率(尤其是歐元區),因此我們必須仔細關注接連發佈的一系列歐元區數據,包括消費者信心與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同時,由於中國今年可能出現減速的緊張情勢,各國都在仔細觀察中國的財新製造業PMI,我們也不可忽略這點。

我必須重申2019年全球成長預料都將減緩,但程度相對溫和,而且這點也符合IMF對2019年的預測。然而,我認為目前有數個明顯的不利風險,尤其是國家特定的議題(如美國政府關門、英國脫歐的不確定性、法國黃背心抗議、中國商品的關稅),可說是「山雨欲來風滿樓」,溫和的減緩可能會升級為大幅放緩。我們必須仔細關注這些情勢。

 

 

  1. 資料來源: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截至2019年1月21日。
  2. 資料來源:CNBC,「中國2018年經濟成長6.6%,增幅創28年以來最低」,2019年1月20日。
  3. 資料來源:彭博資訊。

 

 


     

投資附帶風險,投資標的及投資地區可能之風險如市場(政治、經濟、社會變動、匯率、利率、股價、指數或其他標的資產之價格波動)風險、流動性風險、信用風險、產業景氣循環變動、證券相關商品交易、法令、貨幣、流動性不足等風險。且基金交易係以長期投資為目的,不宜期待於短期內獲取高收益,投資人宜明辨風險,謹慎投資。詳情請參閱基金公開說明書或投資人須知。本文提及之經濟走勢預測不必然代表基金之績效,基金投資風險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

 

Inv19-0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