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歐的下一步是?

Arnab Das, Global Market Strategist, EMEA
Michael Siviter, Senior Portfolio Manager, Invesco Fixed Income

 

  • 英國首相脫歐計劃戲劇性失敗後,我們認為未來英國和歐盟(EU)關係有5個可能的情境。
  • 我們預期在英國勉力應對脫歐帶來的困難時,將有更多的辯論、修正、挑戰甚至嘗試延長脫歐的時間表。
  • 即使如此,我們相信有軟脫歐,或甚至根本不脫歐的機會。
     

 

1月15日(週二)英國國會以230票的差距否決首相梅伊的脫歐案 ─ 是國會有紀錄以來近250年來政府立法最大的失敗1。此挫敗的差距超過共識達100票,反映大家不滿意梅伊脫歐計畫的深度和廣度。許多國會議員擔心它可能進一步損害經濟、使北愛爾蘭或蘇格蘭脫離英國,或可能不會像脫歐者在公投選舉活動宣稱的可以獲得自由。

緊接著是對梅伊政府的不信任投票,1月16日以325票對306票使梅伊得以留任。現在我們預計英國會以某種方式重回脫歐計畫階段,從無協議脫歐、軟脫歐甚至到取消脫歐留在EU都是可能的結果,英國短期和長期經濟展望都取決於脫歐最終要如何執行 ─ 如果真的脫歐的話。

 

每個情境成真的機率是?

充滿爭議的英國和歐盟關係之間的眾多問題都要歸因於歐盟單一市場(SM)和關稅聯盟(CU)的會員資格,單一市場包含4大自由 ─ 商品、服務、人員及資本的自由流通,要從事服務貿易就必須保有會員資格,而英國是這方面的世界領導者並享有龐大服務貿易順差,包含對歐盟其他地區的貿易。但若想持續保留資格就需要在歐盟有遷移自由、在歐洲法院(ECJ)的管轄下和貢獻歐盟預算。一般認為不想遵守這3個主要項目為2016年脫歐公投結果背後的主要動機,當時有52%參與者投票脫歐。

想從事商品貿易就必須加入關稅聯盟,但歐盟要求遵循歐盟共同外部關稅及法規,不准和其他國家簽訂自由貿易協定。英國對愛爾蘭的法律條約承諾及對北愛爾蘭的政治承諾無異於避免與愛爾蘭島形成實體邊界,而這要留在關稅聯盟才做得到。

我們分配給各個可能結果以下機率:

  • 無協議脫歐,機率10%:若什麼事都不做,英國將退出歐盟,沒有過渡期。但無協議脫歐的風險已大減,因英國國會限制首相推動硬脫歐的能力,歐洲法院則確認英國有權單方面撤回里斯本條約第50條。
  • 硬脫歐,機率10%:這必須退出關稅聯盟和單一市場,我認為硬脫歐的機會明顯下降,因為長久以來很清楚的一點是只有少數人(雖然聲量較大)願意不計代價脫歐,但仍可想像到的是新公投或國會選舉的結果可能顯示多數人支持脫歐。
  • 中度脫歐,機率30%:包括退出單一市場,但仍留在關稅聯盟,類似歐盟和土耳其的關係。
  • 軟脫歐,機率25%:國會妥協,讓英國留在關稅聯盟和單一市場,雖然可保有和歐盟大部份的經濟關係,符合大部份主要企業及金融機構的期望,但因已公投脫歐,會在英國造成政治爭議。
  • 留歐,機率25%:此情境完全沒脫歐,可能要進行新公投或選舉。雖然國會議員大多數的公開立場傾向留歐,這樣的政治選擇可能有背棄民眾意願之嫌,除非先有某種「民眾投票」背書,扭轉2016年公投結果。不過新的公民投票會比先前複雜,因為在自公投以來的協商和對歐盟規則越來越了解的基礎上,需要有好幾個和這些情境相應的選項,而不是像2016年公投時提供的兩個選擇。  

 

 

各種可能性形成的複雜圖表基本上有3個主要投資信念:

  • 英國政情仍可能造成高度經濟不確定性和市場波動。
  • 我們預測短期出現不利結果的機率有20%(不是無協議脫歐就是硬脫歐)。
  • 然而,我們相信相對較大的可能性是近期英國經濟有偏正向的表現,長期展望穩健。

 

(第1次)不信任投票後的觀察重點
脫歐自2016年6月公投以來已準備了兩年半,但本季進入最後階段,到現在才加快腳步,保守黨和工黨的政治策略攸關最終結果。

目前為止,梅伊的行動策略實質上是企圖在不同反對勢力之間求取平衡,爭取英國政界接受歐盟的規定,顯然多次磋商讓步後,歐盟比以往更為團結,而英國在所有重要問題意見都很分歧,尤其是單一市場及關稅聯盟。

因此我們預料國會和各政黨會仰賴民意測驗,甚至適當的選舉民調,反復進行以取得共識。此程序可能包含許多辯論,大概摻雜英國以沒有規矩限制聞名的國會爭辯和衝突中常見的辛辣言論與激動情緒。或許會對修正法案進行更多投票,可能有幾次挫敗和後續及反覆的不信任投票行動。

梅伊失敗的規模顯示國會只接受軟脫歐的形式 ─ 我們相信,英鎊及英國股票因此有上漲空間,英鎊信用利差將縮小,英國公債殖利率可能攀升。但現在實際的問題是:軟脫歐會到什麼程度,又仍然可以在不必舉行新公投或選舉的情形下持續下去?要花多久時間脫歐?如果強硬脫歐派和留歐派不斷將情勢推到危急邊緣,大概會產生多少附帶的經濟損害?

到目前為止,儘管在2019年1月15日(週二)大敗,梅伊仍挑戰國會,不願和解,表示要協商出折衷方案可能會出現不少動盪,因為她試著要讓強硬派不越位,並削弱軟脫歐勢力(因為這違背了公投結果)。此方式的重點之一是 ─ 她想接觸資深國會議員(而非政黨領袖),表示她仍想嘗試分裂、克服及說服國會議員接受其計畫以避免真的軟脫歐。

保守黨和工黨都必須面對的根本問題是英國社會深沉的分裂,導致政治緊張情勢升高 ─ 年輕/都市/菁英留歐派和較年長/多住在鄉村/較多中產或勞工階級脫歐派之間的對立;這樣的態勢分裂了國會議員,高層偏向留歐或最多是高度的軟脫歐,大多數基層則是贊成完全脫歐。事實上,我們同意共識看法,相較於梅伊的脫歐草案,國會議員一般想要的是更大幅度的軟性脫歐;如果可以的話,我們會把一般國會議員的偏好做以下分類:

  1. 留歐(保留所有會員資格):雖然已在公投否決,但這可使英國和歐盟維持最緊密的合作關係並對歐盟政策有最大的影響力,而不必採用歐元。
  2. 軟脫歐:稱為挪威進化版,因為它是將挪威單一市場會員資格再加上關稅聯盟會員。
  3. 中度脫歐:持續保有永久關稅聯盟會員資格,維持英國的完整性及和歐盟最緊密的關係,與公投結果一般觀點沒有衝突。
  4. 硬脫歐:即使以過渡期間及與歐盟達成貿易協議前仍可參與關稅聯盟等條件加以緩和。(基本上是梅伊的協議,目前無法推動但她可能嘗試使其復活)。


 

結論
事情的重心顯然在軟脫歐而不是硬脫歐,但過程極其複雜。脫歐最終可能取決於平衡公投多數認為的脫歐要件及國會傾向的儘量軟脫歐之間的差距,接著或許會引發梅伊對自由流通「紅線」的堅持;脫歐派希望英國簽訂自己的貿易協議;工黨領袖柯賓顯然期望在工黨內部對脫歐的歧見和全體選民及經濟間達到適當的均衡狀態。

簡而言之,脫歐課題仍懸而未決。

因此,我們的情境分析和歸因機率分配仍呈現廣泛的公布,我們預計英國經濟仍將頗為脆弱、英鎊震盪、英國公債利率受到壓抑和股票價值低估 ─ 除非直到國會找出其偏好的軟脫歐方式。

 

 

  1. 資料來源:Hansard, CNBC

 

 

投資附帶風險,投資標的及投資地區可能之風險如市場(政治、經濟、社會變動、匯率、利率、股價、指數或其他標的資產之價格波動)風險、流動性風險、信用風險、產業景氣循環變動、證券相關商品交易、法令、貨幣、流動性不足等風險。且基金交易係以長期投資為目的,不宜期待於短期內獲取高收益,投資人宜明辨風險,謹慎投資。詳情請參閱基金公開說明書或投資人須知。本文提及之經濟走勢預測不必然代表基金之績效,基金投資風險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

 

Inv19-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