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投資展望─能源股是2019年投資機會首選

美國價值股票

Kevin Holt, CIO, US Value Equities

下載PDF

  • 股票市場備受全球貿易戰憂慮衝擊,而由於面對緊縮貨幣環境,投資者還憂慮經濟增長可能放緩。
  • 特別是,當不少週期性行業正反映出接近衰退的大規模經濟放緩,個別週期性行業出現投資機會。
  • 我們認為,過去波動偏低的行業目前評價昂貴,而部分行業相對以往面對結構性挑戰。

 

自美國2016年總統選舉以來,股市顯著上升,期間受阻情況不多。隨著2019年將至,除非出現意料之外的衰退,否則相信美國經濟仍相當強勁,並可支撐若干行業的股價走高。我認為財政刺激措施和積極放寬監管應可在來年繼續帶來效益。然而,美國經濟前景並非毫無風險,投資者也並非可以安枕無憂 ─ 對貿易緊張局勢(最主要是中美之間)和利率現在位置與未來走勢的憂慮,均讓股市蒙上陰影。

歷史上的貿易戰均以雙輸告終,因此及時解決糾紛更為重要。貿易衝突越持久,通膨升溫、經濟增長放緩和股市受衝擊的可能性越大。儘管對企業獲利的影響難以準確量化,但隨著2018年即將結束,越來越多公司表示持續的貿易戰正為公司獲利帶來負面影響。一家全球電力管理公司預料2019年將有1.10億美元的成本與貿易關稅相關,可能會通過提高價格轉嫁予消費者。一家大型工業企業在2018年10月份表示,雖然不是都與貿易戰有關,但第三季生產成本上漲的幅度較價格升幅超出5,000萬美元。我相信假如貿易戰談判結果理想,應有助緩解市場對眾多較受經濟影響企業的憂慮。

 

我們對能源業感到樂觀

我們認為能源股是目前市場基本面改善的最佳機會。油價出現數十年來最大跌幅後,大型能源公司自2014年起削減資本開支近50%。1由於不少石油項目均為長期項目,可能需時三至五年,因此削減資本開支對未來生產構成顯著影響。投資不足,加上全球消耗量日增,導致供不應求,閒置石油產能跌至紀錄新低。在需求並未大幅回落的情況下,全球消耗量在可見未來應會持續高於供應。

此外,必須指出的是,能源業一直改變行政總裁的薪酬方式。董事會現階段重視獲利能力多於產量,也僅會投入資金給那些能產生回報的投資專案。這種近期發生的轉變使企業財政狀況更穩健,賺取更可觀的自由流動現金,而且在不少情況下,更推動企業回購評價處於歷史低點的股份。

然而,上述的基本面改善,仍不足以讓投資者相信能源業能創造具吸引力的投資機會。問題是:企業是否會重拾超支的壞習慣,或能否維持資本紀律?我們認為,邁入2018年11月後,能源股已反映油價處於每桶50美元的水準,而預期長期油價將平均介於60至70美元。我們認為,這顯示能源股的價格具顯著上升的潛力。

 

我們對消費必需品業保持審慎

相反的,我們對市場上傳統屬於防禦性行業持審慎態度。這類行業在過去十年被當作類似債券資產,並視為“避險資產”。現在,消費必需品業的收益增長持平或下跌,而且評價相對過去並不具吸引力,顯示有必要保持審慎看法。預期由於競爭加劇導致大賣場零售商推出減價促銷活動,上述情況因而進一步惡化。

我們相信,不少食品及消費產品公司對業務的投資不足,已把經營利潤率降至不可持續的水準,而且當中很多公司與債券價格息息相關,在升息環境下,這情況可能使其成為高風險投資。然而,假如貿易戰憂慮持續,相關股票有望表現出色,因為投資者在短期內尋求相對週期性股份較保守的替代股票。

 

總結

展望2019年,評價的重要性將下降,增長股和低波動股將主導投資環境。有鑑於因子和量化型投資策略明顯增加,股市走勢已主要由承險、避險情緒來推動,而不是增長與價值之間的角力。我相信一旦投資者對上述主要問題感到安心後,資金或許會顯著轉向價值股,包括對總體環境較敏感的領域。

 

 

 

  1. 資料來源:Bain & Company,“Accelerating Capital: 2018 Oil & Gas Industry Planning Outlook” 2017年11月22日。大型石油公司削減資本開支,由2013年2,150億美元減至2016年1,180億美元。

 

 

投資附帶風險,投資標的及投資地區可能之風險如市場(政治、經濟、社會變動、匯率、利率、股價、指數或其他標的資產之價格波動)風險、流動性風險、信用風險、產業景氣循環變動、證券相關商品交易、法令、貨幣、流動性不足等風險。且基金交易係以長期投資為目的,不宜期待於短期內獲取高收益,投資人宜明辨風險,謹慎投資。詳情請參閱基金公開說明書或投資人須知。本文提及之經濟走勢預測不必然代表基金之績效,基金投資風險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

 

Inv18-0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