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投資展望─若維持有利的財政與貨幣政策,全球景氣擴張可望延續

多元資產

Clive Emery, Product Director, Multi Asset

下載PDF

  • 我們在建構主要經濟論點時會考慮全球未來二至三年的情勢。
  • 我們認為必須同時考量週期性與結構性因子來建構論點。
  • 我們必須相信這些投資觀點在主要經濟情境中可帶來正向報酬,藉此確保這些觀點可在各種經濟情況下勝出。然而,也須注意我們的投資觀點並非來自主要經濟情境。

 

2018是相對波動的一年,但僅限於幾次的波動,令人意外的是整體市場的波動程度仍屬和緩。

回顧2018年VIX指數下跌、義大利選舉出現意外結果、美國對俄羅斯採取進一步制裁、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再次給予阿根廷紓困,而且美元轉強且美國利率走升使新興市場全面備受壓抑。指數股票型基金(ETF)原應受惠於上述事件,但表現卻十分慘烈。關於貿易的言辭交鋒也越演越烈,甚至實踐在關稅方面,此舉可能導致貿易戰。民粹主題也站上全球各國選舉的舞台,儘管並未出現意外結果,但支持民粹候選人的民眾增加,已造成市場些許恐慌。

儘管如此,美國經濟今年仍加速成長推升通膨,力道充足使美國聯準會安心升息。其他國家的成長在2017年底達到高峰後在2018年放緩,但多數區域仍展現高於潛力的成長力道。全球2018年期間整體通膨均因油價上漲而提升,但核心通膨仍維持低迷。

 

展望2019年,我們主要的經濟論點為何?

我們主要的經濟論點在於全球經濟二至三年的展望,其中內容每月更新,並在市場面臨龐大壓力時重新檢視。在邁向2019年之際,以下摘要為我們的觀點:

週期性因子與結構性弱點的權衡

  • 美國動能與中國政策將是延長目前經濟週期階段的關鍵
  • 美元轉強加上貿易糾紛,暴露出新興市場經濟體的弱點
  • 目前政策將更難以抵銷資產負債表緊縮的影響

通膨可望受到抑制

  • 實質薪資正向成長可測試政策官員的意志
  • 但缺乏定價能力加上債務疑慮,通膨率仍將低於過去水準
  • 核心債券殖利率終將因名目經濟成長結構性下滑而觸頂

央行的「價格發現」(price discovery)僅支撐政策逐步改變

  • 由於美國政策與其他國家不同調,利差終將縮減
  • 全球流動性正緩慢下滑,信貸成長將停止
  • 若缺乏自給自足的復甦與政策改變,政治民粹主義浪潮將延續

風險資產(尤其是新興市場)必須精挑細選

  • 區域性的成長動力在此為關鍵,例如歐元、美國企業現金、新興市場的地方債務
  • 信貸依舊疲弱;股票報酬取決於獲利成長與收益
  • 超額報酬多元風散也可增加價值來源

波動率平均水準重新調高

  • 固定收益與貨幣波動對央行動作十分敏感
  • 市場波動則受投資人行為(如尋求殖利率)影響
  • 已開發市場和新興市場出現的幾波震盪可能互有關聯

 

我們的論點在2018年有何變動?

2018年初時,我們調整主要的經濟論點,確認週期性因子是全球經濟成長的動力,而結構性弱點則進入沉潛。儘管如此,我們對未來經濟抱持「跌撞成長」的態度,而非之前所預測的「審慎樂觀」。隨著今年過去,部分結構性弱點再次浮上檯面,而週期性驅動因子則略為轉弱。我們目前的論點在於未來如何在這兩者間取得平衡,而這可能會造成更多阻礙。

我們認為有利的貨幣與財政政策將可延長目前經濟週期的階段,但未來發展主要應取決於美國動能是否延續,而中國扮演邊緣化的角色。然而,經濟復甦可能會因美國貨幣持續緊縮而受阻,現在新興市場表現已開始受到壓抑。此外,聯準會常表達其僅關注國內總經環境,但若緊縮動作過快,可能會傷到自己。

目前應該要放軟對中國的手段,維持其中的巧妙平衡,才能讓這部成長機器繼續運轉。雖然中國可望持續成長,但已經出現的貿易失衡可能會因此加劇。中國和亞洲其他國家也特別容易受到美國政府貿易戰言辭的影響,貿易戰升溫將是這段投資期間的明確風險。

我們始終認為在複雜的新興市場中必須精挑細選,但由於上述的外在影響力,這個觀點變得更為重要。目前的爭論在於已備受壓力的國家都是由於非系統性因素,還是這些外部壓力造成較為系統性的問題。目前普遍都是經常帳赤字的高殖利率國家受到最大打擊,包括土耳其、阿根廷、印度、印尼和南非。我們今年整體減少對新興市場的配置,但這依舊不是資產配置的決定,而只是少數個別投資構想。我們仍相信新興市場有建設性的題材,只是要比以往更謹慎選擇。

 

我們哪些論點維持不變?

本團隊仍認為全球通膨將持續受到抑制,而且利潤率可能會由於薪資成長與貿易糾紛風險而大幅縮減,但消費者不會面臨物價大漲的問題。股票利潤率目前仍屬樂觀,但薪資成長因勞動市場的緊縮態勢而動力不足,這表示企業仍可吸收資產負債表上增加的成本。

通膨受到抑制且國內生產毛額的結構性水準低於過往,因此我們仍相信全球債券殖利率上揚幅度有限。此外,雖然美國政策利率與其他各國走勢分歧,但我們認為這段投資期間可能出現改變。

反轉上述分岐趨勢有兩個作法:聯準會改變走向並在未來二至三年採取寬鬆政策,或者其他各國央行調升利率。不論何者成真,由於多數央行都已經啟動某種量化緊縮措施,因此全球流動性明顯都在緩慢下滑,如此一來,多數經濟體過去18個月超越潛力的成長將難以維持,使政策官員制定決策時的考量更加複雜。我們仍認為市場波動率應會上升,長期以來這一直是我們的觀點,但過去一年波動率從持續下降轉而回穩,且如前述未出現波動確實上揚的跡象,因此造成我們之前的預測錯誤。我們現在對貨幣和股票的波動有明確態度,也期望能夠運用低波動來買進期權,或透過部分貨幣、股票和利率觀點來建構期權結構。

最近許多人詢問投資期限事宜,以及是否考慮在投資期間改變報酬或波動率目標,然而,我們的眼光始終放在未來二至三年,若為了試圖推升短期報酬而拋棄此原則,在目前市場不確定性高漲的環境中,這可說是十分不智。

我們堅信不應臣服於這類壓力,雖然目前難以準確預測事態變化,但仍須考量隨時可能出現變化。我們會持續在多個市場環境進行情境測試,藉此建構符合我們中心觀點的穩健投資組合,並加強掌握市場的上漲,同時在潛在的市場衝擊中保持穩健。

 

 

投資附帶風險,投資標的及投資地區可能之風險如市場(政治、經濟、社會變動、匯率、利率、股價、指數或其他標的資產之價格波動)風險、流動性風險、信用風險、產業景氣循環變動、證券相關商品交易、法令、貨幣、流動性不足等風險。且基金交易係以長期投資為目的,不宜期待於短期內獲取高收益,投資人宜明辨風險,謹慎投資。詳情請參閱基金公開說明書或投資人須知。本文提及之經濟走勢預測不必然代表基金之績效,基金投資風險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

 

Inv18-0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