甫出爐的期中選舉結果對市場的影響為何?

評估美國期中選舉影響涵蓋的四大層面

Kristina Hooper, Chief Global Market Strategist
and Arnab Das, Global Market Strategist, EMEA

 

  • 美國期中選舉結果初步鼓舞美國市場。
  • 除了市場的初步反應之外,我們認為也須探討選舉結果對全球市場、各個美股產業和主要總經主題的重要意涵。
  • 本篇評論檢視四大層面:美國政治、財政/貨幣政策、國內政策和對外經濟政策。

 

檢視本次的期中選舉,我們基本上認為民主黨將掌握眾議院,共和黨則保住參議院多數。這項結果初步鼓舞市場,美國股債雙雙受到支撐,而美元則轉弱。美國市場的反應確實舒緩了全球金融情況的壓力,普遍而言,其他貨幣和金融市場(包括新興市場)均受到支撐。


除了市場初步的反應之外,我們認為也須探討選舉結果對全球市場、各個美股產業和主要總經主題的重要意涵,包括可能影響經濟政策與經濟表現的美國聯準會政策、全球貿易爭端及行政部門與國會的關係。以下我們從四大層面關注市場受到的影響:美國政治、財政/貨幣政策、國內政策與對外經濟政策。

 

1.政治評估

現任總統川普的後半任期將從共和黨壟斷國會兩院轉變為分裂政府,因此總統的議程就算不陷入僵局,預料也將在許多方面遭遇更大的挑戰,但爭議不斷的川普不至因此成為跛腳鴨。雖然民主黨掌控眾議院將為川普帶來更多政治和立法難題,但卻沒能掀起全面反對川普的「藍色浪潮」,因為共和黨在參議院仍有斬獲。

  • 民主黨掌控眾議院表示可能提出針對川普、其競選活動和企業的數項調查。重要的是,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現將由民主黨推派人選出任,更可無限制針對欲調查的事務發出傳票,不再像美國司法部穆勒(Robert Mueller)對2016年大選「通俄門」事件的調查。我們認為民主黨將從川普過去與現在的商業往來、退稅和憲法的「薪酬條款(Emoluments Clause)」(禁止美國官員藉由職務獲取個人利益)開鍘,試圖使總統疲於應付這些議題。然而,民主黨占多數的眾議院雖能夠彈劾總統,但參議院將其定罪的機率極低,因此我們預料將出現類似1998年總統柯林頓的情勢,也就是說,川普下台的疑慮並不成立。
  • 共和黨在期中選舉有所斬獲,更加地穩定掌控美國參議院。參議院被稱作美國政府的「人事部門」,負責認可行政部門任命的高層級官員,未來也將繼續認可川普提名的人選,而且這道程序未來可能不會像最近通過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諾(Brett Kavanaugh)任命案如此驚險。由於共和黨擴大參議院的多數席次,因此總統提名人選的認可程序應更為順暢,而且法規鬆綁的趨勢也將延續,至少不會走回頭路。我們認為這些因素都有助推升商業信心並支撐成長。
  • 這場期中選舉催出史上少見的高投票率,其分裂政府的結局說明美國選民的態度仍保持兩極分化。高投票率原本預料有助大幅推升民主黨選情,但共和黨在參議員、不少眾議員與州長的選戰中似乎也因此受益。這些都顯現川普並非跛腳鴨,我們預料他將持續積極尋求自己的平台。

 

2.聯準會政策與美國預算政策的影響

  • 我們預期,聯準會在期中選舉後,將大致保持其逐步調升利率/縮減資產負債表的作法,升息幅度或速度都不會增加,若是共和黨在參眾兩院大勝,這個風險就提高了,因為比較可能推出新一輪財政刺激政策。
  • 我們認為,參眾兩院分裂表示會造成資金缺口之減稅方案的通過機會降低。期中選舉前,總統已提出/推文表示將為中產階級提出減稅方案,可能是因為個人與企業所得稅稅改被質疑僅嘉惠有錢人(而非中產階級選民),以及加重都市、郊區和沿海各州的專業人士和特定有錢人(以目前選舉結果而言,這些人確實是民主黨支持者)的租稅負擔。因此,中產階級減稅若要在國會通過,可能需要削減支出或增稅來加以彌補。眾議院在民主黨的掌握之下,應會試圖阻擋川普實施任何有助他在2020年大選連任的政策。
  • 同時考量這類預算和聯準會的政策後,美國經濟應能持續成長,但2019-20年將明顯減速,因為財政刺激的效益將因升息而消退。不過,我們認為由榮景轉入衰退的機率降低,因為另一波財政刺激推升通膨(已達聯準會目標)的風險減少,而失業率進一步下滑促使聯準會必須加速升息因應的風險也降低。

 

3.他國內經濟政策可能也影響股市

  • 對於舉債進行大規模基礎建設支出方案,參議院共和黨議員的反對者減少,因此川普政府非常有可能跨越黨派與眾議院民主黨議員對此達成協議。若是如此,我們認為這協議應會針對特定區域和計畫,並支撐原物料類股。然而,這對整體GDP成長、通膨和聯準會政策的正面影響可能有限,因為基礎建設的支出主要來自州政府和地方政府,而且聯邦政府層級「準備開工」的計畫為數不多。
  • 另一方面,總統和民主黨員似乎均同意擴大對科技公司的監管與徵稅,因此我們認為評價已高於其他產業的科技類股未來表現很可能會持續落後。
  • 總統與民主黨員也對藥價監管有共識,但我們認為製藥和生技類股若出現賣壓或表現落後,情況將會是短暫的,畢竟參議院共和黨員不大可能接受任何管制藥價的法案。
  • 我們認為眾議院在民主黨控制下,幾乎可以保證不會廢除《平價醫療法》(即歐記健保),因此,對保險公司、醫院和整體醫療保健產業而言,可望釐清監管與藥物定價作法並維持穩定。
  • 最後,總統與民主黨員均主張應增加聯邦最低工資。雖然我們認為這項措施通過參議院的機率不大,但若真的通過,美國零售業與餐廳業者表現都將受到壓抑。不過,我們也要注意數個州及部分重要企業(如亞馬遜)均已調漲最低工資,因此,聯邦最低工資若上漲只會影響特定企業,而非整體環境。

 

4.對外經濟政策近期不會改變

  • 參眾兩院分裂表示川普許多國內政策可能都將遭遇前所未有的掣肘,因此,至少近期內焦點將轉向對外政策—貿易和國家安全。一般而言,總統對外政策的裁量權遠大於國內政策的多數領域,其中又以貿易和關稅的施展空間最大。(川普內政唯一有發揮空間的就是行政法規,這也是川普政府為了改善商業環境而可能持續採行的辦法。)然而,若數據顯示關稅對經濟的負面影響逐漸擴大,加上之後2020年的連任選戰準備開始,川普政府很可能會因此在貿易戰退讓。
  • 若行政部門持續採行強硬的貿易政策,民主黨掌控的眾議院可能會與許多「自由貿易」派共和黨員組成的參議院合作,取回對關稅的部分控制權。美國憲法賦予國會徵收關稅的權力,因此國會試圖削弱行政部門施加關稅的權力並非不可能,若關稅傷害美國經濟的跡象更為顯著,這樣的機率更會上升。然而,任一黨在國會取得三分之二絕對多數以推翻總統否決權的可能性不大,但國會若積極展現取回關稅徵收權力的意圖,行政部門的貿易立場或許會軟化。
  • 將由新國會批准的美墨加協定(USMCA,修訂版北美自由貿易協議)可能會面臨更嚴苛的檢視,但我們預計協議通過無礙,因為許多州的經濟與加拿大和墨西哥高度整合,若協定無法通過,兩黨的多數支持者都將受到衝擊。

 

結論

川普政府第一年的施政促進經濟成長許多,其中法規鬆綁、稅改和財政刺激都是重點政策。然而,第二年著重的政策卻可能會阻礙經濟成長,尤其是保護主義和鷹派的外交政策(如對伊朗啟動制裁),使全球市場的反應讓美股2018年的報酬比2017年遜色不少。然而,由於國會改選,部分刺激經濟政策可望實現,行政部門的政治任命程序將更為順暢,因此也能推動支撐成長的議程。有鑑於此,我們認為美股有部分上漲空間。

 

 

 

投資附帶風險,投資標的及投資地區可能之風險如市場(政治、經濟、社會變動、匯率、利率、股價、指數或其他標的資產之價格波動)風險、流動性風險、信用風險、產業景氣循環變動、證券相關商品交易、法令、貨幣、流動性不足等風險。且基金交易係以長期投資為目的,不宜期待於短期內獲取高收益,投資人宜明辨風險,謹慎投資。詳情請參閱基金公開說明書或投資人須知。本文提及之經濟走勢預測不必然代表基金之績效,基金投資風險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

 

Inv18-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