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拋售潮:餘波盪漾

Kristina Hooper, Chief Global Market Strategist

 

  • 全球股市在兩週內出現兩次大跌。為什麼?接下來又會發生什麼事?

股市從十月初期的大跌中短暫回穩,但又再度出現拋售潮。

 

什麼原因造成了最近的拋售?

我們認為10月份的兩次拋售最大的推手是我們過去一年以來確定並討論的兩個關鍵風險:貨幣政策正常化以及保護主義的抬頭。

導致最近股市下跌的因素,兩個與貿易相關,一個和升息有關:

  1. 工業公司最近的獲利前景顯示投入的成本正在提升。
  2. 外界擔心美國關稅帶來的壓力日益擴大,加劇中國經濟放緩的程度。
  3. 根據市場消息,外國購買美國國債的速度在2018年大幅放緩,與此同時,美國國債數量由於資產負債表正常化和不斷擴大的赤字而增加。

 

獲利前景

Caterpillar和3M都在他們的獲利前景報告中表示投入成本正不斷上升1,很大一部份原因是關稅導致。這讓很多投資人擔心,是不是有些公司已經過了他們的獲利高峰。不意外地,儘管第三季獲利表現佳,獲利前景報告都提到關稅問題,這項因素遲早會開始影響企業及其獲利。Fastenal最近也指出,關稅擾亂其北美供應鏈2,也對他們的業績造成了影響。

 

關稅對中國的影響

中國在去槓桿化和供給側改革方面相當用心,目的是在最小破壞的情況下讓經濟逐步放緩。中國在這方面已經開始取得進展,各項信用指標3也逐步提升。但之後中國就和美國發生貿易爭論,經濟因此遭受壓力,投資人憂心忡忡。銅價最近的下跌就反映了投資人對於中國經濟成展的擔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表談話,承諾支持中國經濟,暫時安撫了市場,不過市場近日又出現了不安情緒。

 

外國購買美國國債的情況

海外投資人、交易商和央行官員正在減少購買美國國債4,而美國目前正增加債券發行,並且透過將資產負債表正常化讓更多公債進入市場流通,需求持續不足可能會推高借貸成本,進而對股市帶來不利影響。10月初十年期美國國債殖利率飆升對股價帶來多大的下檔壓力即為明證。

 

其他地緣政治問題讓局勢變得更混亂

全球和各國重大事件共同引起這幾波市場避險情緒:

義大利。造成歐洲和全球局勢緊張的主要原因之一是義大利和歐盟之間的預算僵局。我們預計雙方最終會互相妥協,但短期內仍會出現波動加劇、利差擴大的情況。

英國脫歐。英國「無協議」脫歐的風險正在上升,我們認為,英國和歐盟對這種狀況都沒有做好充分準備,也沒有準備好面對此舉引發全球金融和經濟分裂恐懼升高的風險。我們的預測比較樂觀,比起一片混亂,我們覺得未來英國「軟脫歐」的可能性比較大,也就是依照世界貿易組織(WTO)的規範退出歐盟。不過,魔鬼藏在細節裡,風險仍然很多。因此,我們預期短期內波動性和不確定性仍然存在。

沙烏地阿拉伯。我們認為沙國殺害異議記者案仍將持續發酵,媒體仍會持續討論。但我們認為這不會對美國與這些國家的金融或貿易關係造成重大影響。我們認為,美國和土耳其、沙烏地阿拉伯的特殊關係在北約(NATO)、中東和能源議題方面太具價值了,不可能崩潰。另外一個原因是,關係破裂會使美國的對手獲利,特別是俄國和中國,美國不希望這種情況發生。我們認為這種觀點可以從最近下跌的油價上看出,如果投資人真的擔心不斷上升的地緣政治威脅會影響石油供應量,油價應該上升而不是下跌。話雖如此,雙邊緊張關係很可能還是會持續下去,沙國的改革計劃和土耳其的融資需求未來仍可能會面臨挑戰。我們認為,兩國以及該地區的風險溢價仍將繼續起伏波動,風險可能擴散至整個波斯灣地區。

美俄中三方緊張局勢上升。美國表示可能會退出與俄國簽訂的中程核武條約(INF),原因是俄國違約以及中國缺乏參與。美國也暗示擔心這兩個國家會對美國國家安全造成威脅。這是地緣政治影響全球經濟的新例證,顯示世界三大軍事大國之間的緊張關係難以緩和。這可能增加未來的波動性。

 

我們該如何投資?

我們預計股市、固定收益和原物料將持續波動。在我們看來,投資人擔心關稅可能對經濟造成影響,而這種心態可能造成原物料價格持續被壓低。我們預計金價將走高,原因是美國國債最近的波動,讓黃金成為了一個比過去幾年更受歡迎的「避風港」資產類別。

 

我們對當今情勢的看法如何?

一年多以來,我們不斷警告,聯準會正常化和保護主義將是影響經濟和股市的兩個關鍵因素。這兩股力量似乎現在都成了要角,製造出某股「完美風暴」,導致市場大跌。雪上加霜的是,目前世界各地的地緣政治動盪也正在加劇。不過現實情況是,長期投資人需要資本增值潛力來達成投資目標,因此我們認為應該考慮繼續持有風險資產,但同時加強下檔保護。這對主動式管理的投資方法帶來了一項新機會,特別是在某些資產類別中。

我們不斷警告大眾,這些風險凸顯了分散投資的重要性,也就是在股票(按照地區和因子)以及固定收益(依照子資產類別)之內進行多元配置,以及對另類資產的適當配置,因為另類資產和股票的關連性歷來較低。我們認為,除了投資期很短的情況之外,投資人應該繼續持有包含風險資產在內的多元化投資組合。此外,短期戰略投資者可以多加利用拋售所帶來的買進機會。

 

我們要觀察什麼?

這些風險發展好一陣子了,我們認為它們不會一夜之間就消失。我們預計波動性將持續上升,尤其是下檔風險。我們將密切關注貿易情勢,如果情況嚴重惡化,我們可能需要在每個資產類別中增持流動性相對較強的工具,甚至減少對風險資產的配置。

 

  1. 資料來源:彭博社,截至2018年10月23日。
  2. 資料來源:彭博社,截至2018年10月10日。
  3. 資料來源:標準普爾信用評等機構「中國漫長的信用周期已經結束,去槓桿化已經開始:是否能夠延續?」(S&P Global Ratings, “China’s Long Credit Cycle Has Ended and Deleveraging Has Begun: Can It Be Sustained?”)2018年8月。
  4. 資料來源:華爾街日報,2018年10月23日。

 

 

 

投資附帶風險,投資標的及投資地區可能之風險如市場(政治、經濟、社會變動、匯率、利率、股價、指數或其他標的資產之價格波動)風險、流動性風險、信用風險、產業景氣循環變動、證券相關商品交易、法令、貨幣、流動性不足等風險。且基金交易係以長期投資為目的,不宜期待於短期內獲取高收益,投資人宜明辨風險,謹慎投資。詳情請參閱基金公開說明書或投資人須知。本文提及之經濟走勢預測不必然代表基金之績效,基金投資風險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

 

Inv18-0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