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股領跌,美股重挫

Kristina Hooper, Chief Global Market Strategist

 

重點提要 – 出現賣壓的原因

  • 聯準會主席鮑爾暗示在升息週期完成之前,聯準會可能大幅升息。
  • 由於聯準會資產負債表正常化,以及美國政府赤字擴大導致發債增加,因此美國公債殖利率大幅攀升。若10年期公債殖利率大幅升高,通常會造成股票評價重新調整。
  • 關於貿易緊張局勢,通常市場對於正面貿易消息反應過度,但對於負面貿易新聞則反應不足,這一點無法持續。
  • 因為貿易緊張局勢升高,IMF下修全球成長預測,另也下修中國與美國成長率。

 

 

重點提要 – 對投資的影響

  • 市場開始出現擔憂,認為目前狀況可能是市場修正的開端。
  • 2月份賣壓前後皆進行的一項調查中,景順發現投資人在賣壓後對於股票的信心降低,第一季時,有80%的投資人認為是投資的好時機,但第二季時比例即降至69%,這代表一旦有紛擾跡象出現,投資人就可能逃離股市。
  • 近期可能有部分蔓延效應出現,但我預期美國將首當其衝,然而,財報季可能成績亮眼,所以可為股票提供部分支撐,甚至可能有助股票相對快速反彈。

 

 

重點提要 – 前景展望

  • 經濟與市場面臨的兩大主要風險為美國聯準會正常化以及保護主義,此兩股力量似乎均發酵並擾亂市場。
  • 較長期的投資人,特別是機構投資人,需要資本增值的潛力才能達成投資目標,因此應維持配置於風險資產,但也必須強調下檔保護,這一點可為主動管理創造機會,尤其是幾個特定資產類別。
  • 上述風險突顯廣泛多元分散投資的重要性,這代表股票之內(地區與因子)以及固定收益之內(次資產類別)的分散,另也必須有足夠的另類資產類別配置,因為從過去歷史看來,另類資產類別與股票的相關性較低。
  • 除非投資人的投資期間短,否則我認為很重要的是必須維持廣泛多元分散的投資組合,且其中包含風險資產。此外,戰術型投資人可運用賣壓所帶來的買進機會。

 

 

科技股領跌,美股重挫

保護主義與聯準會正常化可能帶來市場紛亂的「完美風暴」

 

美股10月10日大跌,道瓊工業平均指數狂瀉超過800點,此波跌幅雖為科技股領跌,那斯達克綜合指數也重挫316點,但所有類股均下跌1,造成2018年2月份以來美股最高的單日跌幅。週三大部分的時間債券同樣浮現賣壓,但接近收盤時投資人轉抱安全資產,使得美國公債殖利率下滑。

 

 

賣壓浮現的原因為何?

美國聯準會主席鮑爾暗示在升息週期完成之前,聯準會可能大幅升息,導致10年期美國公債殖利率攀升,並帶動股票於上週開始下挫。此外,聯準會資產負債表正常化,以及美國政府赤字擴大導致發債增加,也對美國公債價格造成壓力,如我們過去所見,10年期公債殖利率大幅上升通常會造成股票評價重新調整。不到一個月之前,10年期公債殖利率為2.991%,但之後就快速攀升,上週甚至升破3.2%1。由於科技業過去幾年報酬亮眼,因此評價重新調整的幅度比其他類股嚴重,這一點應也不令人意外。

 

然而,我認為還有另一原因造成賣壓:貿易戰升高。去年保護主義威脅與行動有時會導致股票小跌,不過只要有一點跡象顯示貿易戰的歹戲可望緩解,投資人就非常願意相信威脅將解除,例如今年初貿易隱憂為股票帶來下跌壓力,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3月份博鰲論壇中發表緩和言論,這一點就足以使股票再次上漲。就實際角度而言,對於貿易局勢發展的不對稱反應,亦即對於正面貿易消息反應過度,但對於負面貿易新聞則反應不足,這一點無法持續。此外,美中貿易衝突的負面效應尚未反映在經濟數據,特別是在經濟加速的美國,所以市場又有理由忽視威脅,可是這也已開始變化,因為貿易緊張局勢升高,本週國際貨幣基金(IMF)下修全球成長預測,另也下修中國與美國成長率:

  • 由於2018年9月份實施的關稅,IMF預測美國與中國長期國內生產毛額(GDP)將各下滑0.3%2
  • 若美國針對額外2,67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課徵25%的關稅,中國也採取報復行動,IMF預期美國長期GDP將減少0.5%,中國長期GDP則將下挫0.55%2
  • 此外,若美國針對汽車與零件開徵25%的關稅,導致貿易夥伴採取報復措施,IMF預期長期GDP將下降0.9%,中國長期GDP則將減少0.6%2
  • IMF也認為此對世界將有負面衝擊,若所有上述討論的關稅均實施,長期全球GDP預期將減少0.4%2
  • IMF預期目前貿易衝突的影響將在2019年浮現:其將美國GDP成長預測從2.7%下修至2.5%,並將中國GDP成長預測從6.4%下修至6.2%2

 

除此之外,企業也開始表示關稅對業務造成衝擊,美國工業產品公司Fastenal於週三發布財報,並討論貿易衝突所帶來的阻力,該公司特別指出近期的關稅「對我們客戶的北美供應鏈造成直接衝擊。」對於經濟學家與策略師而言,貿易衝突所導致的全球供應鏈中斷是主要隱憂,如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今年稍早的評論說明:「20世紀時,公司大部分的生產與組裝均在同一地點,甚至是在同一屋簷下進行,但後來工廠已不再限制於四面牆內,而是拓展超越國界與海外。今日針對進口產品課稅,就如同在20世紀生產線的中央樹立一道牆,不僅阻礙生產,也導致成本提高,這就可說明美國製造商為何大多反對川普的貿易行動。美國關稅推高製造商成本,外國政府報復也會使製造商的出口營收減少,等於是從兩端擠壓利潤。」

 

 

對於投資的影響為何?

市場開始出現擔憂,認為目前狀況可能是市場修正的開端,這也的確很有可能,我曾警告在下半年也許會有類似二月份賣壓的狀況出現,也就是劇烈但相對快速的賣壓,但之後有復甦的可能。2月份賣壓前後皆進行的一項調查中,景順發現投資人在賣壓後對於股票的信心降低,第一季時,有80%的投資人認為是投資的好時機,但第二季時比例即降至69%,這代表一旦有紛擾跡象出現,投資人就可能逃離股市。

 

我也相信近期可能有部分蔓延效應出現,而亞股也的確已下跌1,我認為大幅賣壓將延伸至全球,但美國將首當其衝。然而,財報季可能成績亮眼,所以可為股票提供部分支撐,甚至可能有助股票相對快速反彈。

 

 

我們對此情勢的展望為何?

我已提出警告有一年多的時間,表示經濟與市場面臨兩大主要風險,也就是美國聯準會正常化與保護主義,此兩股力量似乎均發酵並擾亂市場,帶來市場紛亂的「完美風暴」。然而,較長期的投資人,特別是機構投資人,需要資本增值的潛力才能達成投資目標,因此應維持配置於風險資產,但也必須強調下檔保護,這一點可為主動管理創造機會,尤其是幾個特定資產類別。

 

我也曾警告上述風險突顯廣泛多元分散投資的重要性,這代表股票之內(地區與因子)以及固定收益之內(次資產類別)的分散,另也必須有足夠的另類資產類別配置,從過去歷史看來,另類資產類別與股票的相關性較低。除非投資人的投資期間短,否則我認為很重要的是必須維持廣泛多元分散的投資組合,且其中包含風險資產。此外,戰術型投資人可運用賣壓所帶來的買進機會。

 

 

我們該關注的是什麼?

我們將密切注意貿易局勢,若局勢大幅惡化,減少風險資產的配置可能是合理作法。

 

 

 

 

  1. 資料來源:彭博社,截至2018年10月10日
  2. 資料來源:國際貨幣基金,截至2018年10月

 

 

 

投資附帶風險,投資標的及投資地區可能之風險如市場(政治、經濟、社會變動、匯率、利率、股價、指數或其他標的資產之價格波動)風險、流動性風險、信用風險、產業景氣循環變動、證券相關商品交易、法令、貨幣、流動性不足等風險。且基金交易係以長期投資為目的,不宜期待於短期內獲取高收益,投資人宜明辨風險,謹慎投資。詳情請參閱基金公開說明書或投資人須知。本文提及之經濟走勢預測不必然代表基金之績效,基金投資風險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

 

Inv18-0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