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興市場討論重點 ─ 印度、印尼及阿根廷

印度盧比及印尼盾貶值(景順固定收益團隊評論)

  • 印度和印尼皆為石油淨進口國,而印度進口的石油數量更多。兩國央行最近都在調高政策利率(印度可能再升息),而這些動作也許有助穩定其貨幣,同時降低內需(在邊際上)可減少進口。
  • 兩國更大的問題和其整體的外部資金需求有關,這意味著為了調整它們的外部帳,美元資金狀況(由於美元升值)持續緊縮可能進而壓抑它們的貨幣,因此,美元的走向可說是比油價更具衝擊性。

 

 

印度IL&FS集團無法支付利息(亞太固定收益投資長Ken Hu評論)

  • 印度政府宣布接管IL&FS集團的計畫,政府似乎正採取明確的行動,以避免國內資本市場發生流動性危機(或「雷曼」時刻)。
  • 我們認為,印度政府有龐大金融資源控制此問題,畢竟印度主權信用狀況穩健且已有改善,而該國也沒有系統性風險。

 

 

阿根廷披索的弱勢(景順固定收益團隊評論)

  • 憑藉國際貨幣基金(IMF)提出到2019年底截止的融資計畫,阿根廷總體財政和經常帳赤字都將下降、實質匯率更具競爭力、貨幣政策更穩固而且央行資產負債表也會更穩健。
  • 這應該足以穩定市場。

 

 

 

投資附帶風險,投資標的及投資地區可能之風險如市場(政治、經濟、社會變動、匯率、利率、股價、指數或其他標的資產之價格波動)風險、流動性風險、信用風險、產業景氣循環變動、證券相關商品交易、法令、貨幣、流動性不足等風險。且基金交易係以長期投資為目的,不宜期待於短期內獲取高收益,投資人宜明辨風險,謹慎投資。詳情請參閱基金公開說明書或投資人須知。本文提及之經濟走勢預測不必然代表基金之績效,基金投資風險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

 

Inv18-0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