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人9月份應關注的七大議題

Kristina Hooper, Chief Global Market Strategist

 

  • 整體而言,我預期貿易情勢在改善前會先惡化,因此對於經濟與市場可能造成各類衝擊。
  • 我預期義大利主權債的風險溢酬在9月份將攀升。
  • 新興市場方面,土耳其與阿根廷的表現受到壓抑程度特別明顯,但市場可能將整體區域一概而論。

 

每週市場指南針:貿易協定、義大利預算案、新興市場承受壓力等

由於美國威脅撕毀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與退出世界貿易組織(WTO),貿易是本月市場面臨的最重要議題,然而這僅是冰山一角,9月份投資人須關注的下列七大議題:

 

  1. 貿易議題可能惡化
    首先,目前的NAFTA談判已脫軌,加拿大未能在美國設定的9月1日前完成談判,以加入與美國、墨西哥的新協議,川普總統也提出強烈恫嚇表示,若加拿大不簽署美墨達成的協議,加拿大貿易將深受其害。

    好消息是法律還是站在投資人這一方,因為若事關新貿易法案,美國總統在簽署任何協議之前,必須在90天前通知國會,美國希望在8月31日前達成初步協議,如此才能趕在墨西哥總統當選人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 (AMLO)於12月1日就職前,才能符合90天前通知的規定。川普政府於9月1日通知國會,表示將在90天後與墨西哥簽署雙邊協議,但川普也表示無論加拿大是否選擇參與協議,他都會繼續推動該協議。川普政府必須在9月底前將協議細節交予國會。

    我認為美國不應僅與墨西哥簽署貿易協議,因為加拿大是重要的貿易夥伴(事實上,如美國商會所言,根據現行的NAFTA協議,美國出口至加拿大有99.9%均免稅1),所以NAFTA有其作用。當然,就如同所有其他事物,NAFTA的確有改善空間,也可進一步現代化,以有效因應21世紀局勢,但在全球化的時代,我認為各國應避免雙邊協議,而是要追求多邊協議,因為多邊協議效率較高,通常也更能支持全球經濟成長。然而,我也看到正面現象:美國僅與墨西哥簽署雙邊協議其實困難重重,NAFTA是三邊協議,必須由參議院通過才能執行,更新此三邊協議僅需要51票,但全新的雙邊協議必須在參議院贏得60票才可批准,美墨之間現在有「原則上的協議」,不過要成為實際「簽字、蓋章並履行」的貿易協定,卻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除了上述問題之外,川普也威脅要退出WTO,儘管WTO等於是貿易的聯合國,且美國多年來大量投資於WTO,以避免代價更為高昂的問題,但5月份時,華府智庫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的第841號政策分析提出警告,表示「對全球而言,WTO若無法持續提供以規則為基礎的貿易框架,則將導致危險的經濟動盪與衝突,因為會有越來越多國家仿效美國,採取對自己也有害的貿易限制與各種貿易歧視。」2

    最後,由於美國最快將在9月13日針對額外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中美之間的緊張局勢升高。整體而言,我預期貿易情勢在改善前會先惡化,因此對於經濟與市場可能造成各類衝擊,就如同我在先前的部落格文章中所言。

     
  2. 義大利嘗試平衡國內與歐盟需求
    義大利8月底宣布其預算案將「安撫投資人」,近幾週義大利官員提出激進言論之後,義大利副財長此番說法有助緩解投資人擔憂,義大利主權債也應聲上揚。然而,我難以想像義大利將如何平衡自己的需求與願望,以及歐盟(EU)所規定的財政審慎規則,簡而言之,我預期義大利主權債的風險溢酬在9月份將攀升。

     
  3. 新興市場表現受到壓抑
    幾個最脆弱的新興市場國家面臨更大壓力,特別是土耳其與阿根廷,此外,印尼也面臨龐大壓力,印尼盾匯價貶至20多年來新低3。土耳其央行似乎暗示將升息,但阿根廷雖已升息,貨幣卻仍狂跌,所以我們必須了解央行緊縮政策並非萬靈丹,在此時間點可能也無法緩解壓力。較短期而言,我相信情勢很有可能惡化,尤其是因為市場預期聯準會將在月底升息,使新興市場面臨額外壓力。然而,由於新興市場整體可能被市場一概而論,有大幅定價錯誤的機會,因此我認為想撿便宜的投資人很快就會開始打探標的。

     
  4. 科技監理法規可能出現
    川普聚焦科技業,並威脅對Google等公司進行監理,諷刺的是,川普是透過大幅度地鬆綁法規提振GDP成長以及企業信心,但用如此強硬的方式壓制科技公司可能會有反效果。也許川普的說法僅是選舉語言,但我們必須嚴密追蹤情勢發展,因為科技業在近年的牛市中扮演重要角色。

     
  5. 英國向脫歐期限衝刺
    9月份將是英國完成脫歐協議的關鍵月份,英鎊目前受到壓抑,我認為此情形將會持續,英國脫歐所造成的政策不確定性以及不佳的協商流程也開始反映於經濟數據,例如英國製造業PMI跌至25個月新低4

     
  6. 投資人是否轉為趨避風險?
    近期的投資環境並非「趨避風險」,而是「具有風險意識」,投資人轉向美股等美國資產,因為投資人認為美國資產比非美國資產安全,但尚未完全避開風險資產。我預期此環境在9月份將持續,這也表示美國與非美國資產之間的鴻溝仍將存在,但我們必須嚴密追蹤此情勢,因為投資人可能會從「具有風險意識」轉而「趨避風險」,進而拋售整體風險資產。

     
  7. 美元可能持續走強
    基於對經濟成長與政策分歧的預期,以及貿易情勢,我認為9月份美元相對會走強,9月7日將發布8月份的就業數據報告,我也預期數據會相當強勁,但儘管如此,我仍相信聯準會今年升息四次的機率越來越低,因為貿易緊張局勢與貨幣緊縮政策的影響將開始顯現於經濟,而且聯準會可能會開始擔心升息對新興市場所加諸的壓力。由於聯準會政策的預期會對美元走勢有很大的影響,我不認為今年接近尾聲時美元仍將維持強勢。

 

 

  1. 資料來源:美國商會,「貿易傳聞(NAFTA版)」(Trade Rumors [NAFTA Edition]),2018年7月31日。
  2. 資料來源:卡托研究所,「第841號政策分析:布宜諾艾利斯是末日的開端,抑或新開始的終結?世界貿易組織的未來」(Policy Analysis No. 841: Was Buenos Aires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 or the End of the Beginning? The Future of the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James Bacchus撰,2018年5月8日。
  3. 資料來源:彭博社,《波灣新聞》,2018年9月3日。
  4. 資料來源:IHS Markit英國製造業PMI(採購經理人指數)係由IHS Markit編製,以高層採購主管的調查回應為基礎,為衡量製造業經濟穩健度的指標。

投資附帶風險,投資標的及投資地區可能之風險如市場(政治、經濟、社會變動、匯率、利率、股價、指數或其他標的資產之價格波動)風險、流動性風險、信用風險、產業景氣循環變動、證券相關商品交易、法令、貨幣、流動性不足等風險。且基金交易係以長期投資為目的,不宜期待於短期內獲取高收益,投資人宜明辨風險,謹慎投資。詳情請參閱基金公開說明書或投資人須知。本文提及之經濟走勢預測不必然代表基金之績效,基金投資風險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

 

Inv18-0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