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成為矚目焦點

Kristina Hooper, Chief Global Market Strategist 觀點

 

  • 美國聯準會與歐洲央行維持緊縮路線,日本銀行則保持鴿派立場。
  • 然而,若貿易情勢惡化,採取緊縮政策的央行可能會措手不及,而且我也認為貿易情勢惡化的機率相當高。
  • 針對更高的波動性以及接下來幾個月股市賣壓機率增加,我認為投資人應做好準備。

 

央行於上週成為矚目焦點,有三個主要央行均舉辦會議,其中明確的主題就是多數主要央行至少已採取小規模行動,朝貨幣政策正常化邁進,然而,若貿易情勢惡化,採取緊縮政策的央行可能會措手不及,而且我也認為貿易情勢惡化的機率相當高 。

 

 

聯準會表示2018年將再升息一次

首先是美國聯準會,在6月份的會議中,聯準會以幾個不同的方式顯示,目前轉向稍偏鷹派立場,第一點是說明目前經濟活動的聲明時,聯準會使用不同詞彙:經濟現在是以「穩健速率」成長,而非5月份會議宣示中所使用的「溫和」速率,聯準會目前也預期2018年的國內生產毛額(GDP)成長將達到2.8%。此外,聯準會還移除了「市場面的通膨補償指標仍然偏低」這句話,並將2018年的通膨預測從1.9%上調至2.1%。

 

但也許最重要的是聯準會將以下重要預期從聲明中移除:「聯邦基金利率在一段時間內可能維持在低於長期預期水準」,聯準會也不再表示預期經濟成長速率僅適合「逐步」升息,此情緒轉變同樣體現於聯準會修正後的利率預測點狀圖,目前點狀圖顯示2018年升息次數中位數是四次,2019年則會再升息三次。

 

以下是聯準會貨幣政策制定單位,亦即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六月份會議的重點摘要:

  1. 聯準會主席鮑威爾在記者會中表示,通膨數據「令人振奮」,但也補充說明他並不想「宣告勝利」,然而,由於失業率處於相當低的水準,而且移民政策非常嚴格,所以我不認為薪資通膨將持平。此外,因為關稅可能上升,我預期投入成本將進一步提高。簡而言之,我認為從現在開始通膨數據將上揚,但由於聯準會表示可容忍超越通膨目標,我不認為聯準會目前會更偏向鷹派立場。
  2. 聯準會目前對貿易戰並不擔心,在記者會中,鮑威爾表示有聽到相關擔憂與議題,但數據尚未有所顯示。若關稅情況惡化,並對經濟造成下行壓力,我認為聯準會可能會措手不及,今年若升息第四次將導致經濟壓力加劇,所以我認為聯準會的政策作法可能轉向,從2018年升息四次降低為三次(順帶一提,我相信更可能發生的狀況是加拿大政策轉彎,先前在5月30日的會議後,加拿大央行發布鷹派聲明,表示可能在下次7月份的會議時開始升息,但加拿大央行似乎忽略了關稅戰的威脅,儘管在先前的文件中該央行表示擔憂,不過接下來幾週隨著關稅言論升高,加拿大央行也再次受到提醒)。
  3. 值得提出的是從2019年開始,聯準會在每場FOMC會議後將舉行記者會(目前是每兩場會議後舉行一次記者會),我相信這會提高FOMC宣布升息時機的彈性。
  4. 我認為最主要的重點是經濟朝反轉殖利率曲線前進,截至6月14日,2年期與10年期美國公債的利差僅有35個基本點,是多年來新低1,這可能迫使聯準會開始調整並加速資產負債表正常化,因為5月份FOMC會議紀錄也提及對於反轉殖利率曲線的擔憂。

 

 

歐洲央行擬逐步終結量化寬鬆

儘管第一季經濟放緩,且義大利情勢不穩,但歐洲央行在上週舉行會議時,開始稍微偏往鷹派立場。此外,歐洲央行還宣布了明年的貨幣政策緊縮計畫:直到9月份為止,歐洲央行將持續300億歐元規模的資產購買,但之後則會將規模調降至150億歐元,並延續至12月,歐洲央行也宣布2018年底將終結量化寬鬆,不過現今的利率水準將至少維持到明年夏季。

 

然而,問題在於歐元區經濟與美國經濟不同,在第一季放緩後,歐元區經濟似乎並未好轉,義大利新政府也帶來不確定性,其中一個疑慮就是義大利可能試圖脫離歐盟。此外,歐盟還面臨另一項阻力,即國內的移民政策爭論使德國總理梅克爾地位受到威脅,德國耗時約六個月才建立的聯合政府可能崩解,並導致梅克爾下台,我雖然不認為這會發生,但此情況突顯歐盟部分政府的脆弱性。我原本預期歐洲央行將發布進一步縮減量化寬鬆的計畫,但不會提出確切的結束日期,就如同歐洲央行最初宣布縮減量化寬鬆時一樣,可是歐洲央行總裁德拉吉可能必須向該行管理委員會中的貨幣政策鷹派人士低頭,不過幸好德拉吉還保留兩條活路:此計畫取決於「接下來確認管理委員會中期通膨展望的數據」,且若有必要,歐洲央行可在未來重啟資產購買。

 

以下是我從歐洲央行會議擷取的重點:

  1. 許多人認為歐洲央行的決策是向鴿派靠攏,因為該央行保證至少在2019年夏季前都不會升息,但我仍相信量化寬鬆是更為有力的貨幣政策工具,所以基於目前的總經與地緣政治情勢,我認為提出一個明確的終結日期是鷹派作法,不過歐洲央行保留重啟計畫的權利令我感到安心,雖然我認為必須出現極為特殊的狀況才有可能重啟計畫。
  2. 正面的消息是德拉吉的確暗示資產負債表正常化不會在短期內發生,他也說明歐洲央行的資產再投資將維持「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並且只要有必要就會持續」。我相信這一點相當重要,有助抑制較長期利率以及系統性壓力,若歐盟內的反歐盟運動的動能增加,系統性壓力就可能惡化。
  3. 由於德拉吉甚至承認「不可否認地,不確定性已上升」,我擔心貨幣政策可能出現錯誤,雖然我相信政策錯誤的機率仍相對較低,但我也預期隨著德拉吉任期於2019年10月份進入尾聲,政策錯誤的機率將會逐漸升高。

 

 

日本銀行維持鴿派立場

最後,日本銀行也在上週末舉行會議,但與聯準會或歐洲央行不同,日本央行反而是趨向鴿派,一方面維持目前的超寬鬆貨幣政策,另一方面則是下修通膨預測。日本、美國和歐元區在第一季均面臨經濟放緩,我先前指出美國在第二季就出現反彈,但歐洲(英國面臨的放緩情形尤為嚴重)以及亞洲部分地區則不然 ,我相信中國正處於非常小幅的放緩狀態,這對亞洲其他地區以及新興市場也會帶來影響,不過儘管如此,我深信在歷經令人失望的第一季後,日本經濟在第二季將可好轉。

 

從日本銀行決策中,我認為,在收回危機時期貨幣政策刺激措施方面,日本銀行可能大幅落後聯準會與歐洲央行,儘管日本銀行比歐洲央行更早推出刺激措施。不過這一點應不令人意外,除了超寬鬆貨幣政策外,我不認為日本銀行有太多其他選擇,因為其債務極為龐大,若借貸成本上升將難以償債。

 

 

出現對於貿易政策潛在衝擊的擔憂

在過去幾週,我們觀察到各國的共同現象,即整體而言央行皆進行貨幣政策正常化, 其中美國從2015年12月即開始正常化,是第一個採取行動的國家,而且在6月份的會議又向前邁了一大步。隨後歐洲央行跟進,宣布將終結量化寬鬆,而在幾週前的會議聲明中,加拿大央行似乎同樣準備進一步緊縮。

 

最近幾週唯一仍堅持超寬鬆貨幣政策的央行是日本銀行,這表示短期內美元相對新興市場貨幣可能走強,延續過去幾週我們觀察到的趨勢。此外,我也預期短期內美元兌歐元將升值,美元兌日圓也是,只是幅度較小,我認為日圓具有重要支撐,因為在貿易隱憂上升的環境中,日圓仍是亞洲「避風港」貨幣首選。

 

更重要的是,我擔心若貿易情勢惡化,採取緊縮政策的央行可能會措手不及,而且我也認為貿易情勢惡化的機率相當高,上週國際貨幣基金(IMF)報告即對目前的關稅威脅提出警告:「(關稅威脅)可能使全球偏離開放、公平與以規則為基礎的貿易體系,並對美國經濟及其貿易夥伴造成負面影響」,IMF主席拉加德也進一步說明:「遠方的烏雲……日益黑暗,其中最重大也最黑暗的一片烏雲是信心惡化,因為出現對過去貿易方式的挑戰」。紐約聯邦儲備銀行總裁杜德利任期最後一天同樣提出評估,支持拉加德的說法,杜德利指出許多經濟學家與策略師都擔心的一點:「我有點擔心貿易政策的變化會造成更高的貿易壁壘,而且移民政策的發展可能導致美國移民減少,因此經濟的生產力降低。」

 

市場已開始將關稅反映在定價,原物料的價格也下滑,同樣地,我們已看到美國與中國近期宣布加徵關稅後,許多農業、工業與材料類股均遭逢賣壓。此外,美國小型股今年績效領先2,以上跡象皆顯示市場對保護主義的上揚嚴肅以待。

 

因此,雖然我相信全球股市可能持續上揚,而且部分國家第二季經濟反彈,但我也認為上揚的趨向正在減緩。針對更高的波動性以及接下來幾個月股市賣壓機率增加,我認為投資人應做好準備,並且保持謹慎與分散投資。

 

 

 

  1. 資料來源:聖路易聯邦儲備銀行經濟研究部門
  2. 資料來源:FactSet Research Systems,截至2018年5月31日為止,S&P小型股600指數的年初迄今績效領先S&P 500指數,報酬分別為8.17%與2.02%。

 

投資附帶風險,投資標的及投資地區可能之風險如市場(政治、經濟、社會變動、匯率、利率、股價、指數或其他標的資產之價格波動)風險、流動性風險、信用風險、產業景氣循環變動、證券相關商品交易、法令、貨幣、流動性不足等風險。且基金交易係以長期投資為目的,不宜期待於短期內獲取高收益,投資人宜明辨風險,謹慎投資。詳情請參閱基金公開說明書或投資人須知。本文提及之經濟走勢預測不必然代表基金之績效,基金投資風險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

 

Inv18-0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