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升值和美國公債殖利率上揚對新興市場的衝擊

Lewis Aubrey-Johnson, Head of Fixed Income Products at Invesco in Henley觀點

在美元升值下新興市場債仍能帶來投資機會嗎?駐Henley的景順固定收益產品主管Lewis Aubrey-Johnson在此探討強勢美元對新興市場債的意義。新興市場度過了艱難的幾個月,因貨幣貶值和殖利率攀升而下跌,強勢貨幣計價債券利差也擴大。

 

舉例來說,摩根大通當地貨幣指數由4月中高點下挫近9%,而摩根大通強勢貨幣指數利差比2018年水準擴大約100個基本點。

 

雖然某些弱勢經濟體(如土耳其和巴西等)是由十分特定的問題所造成,但美國公債殖利率攀升加上美元升值帶來全面性壓力。新興市場在前幾次都能夠抵擋美元升值或美國公債殖利率上揚的衝擊,但無疑地兩者的結合對此資產類別是個挑戰。

 

在4月中和5月底的高峰之間,美元貿易加權指數上漲6%,達到1年來的高點,而美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今年上揚了55個基本點。

 

新興市場貨幣中,受到最負面影響的是巴西里爾(-11%)和土耳其里拉(-17%),兩國有特定重大問題,但其他佔指數比重大的國家如墨西哥及南非貨幣,自4月中以來兌美元分別下跌14%和9%。

 

當地利率也走高,當地貨幣指數整體殖利率超過7.6%,但其中有的國家升幅很大。例如,巴西2028年到期債券殖利率目前為9.7%,土耳其2023年到期債券為16.5%,南非2048年到期債則將近10%。

 

整體而言,我們預期美元和美國殖利率將進一步揚升,但不代表調整是直線進行的,或是我們必須避開整個新興市場,我們的策略是聚焦在判斷有超額價值和正向動能的特定當地債券市場。

 

我們的兩項最重要當地貨幣投資是在墨西哥及南非,我們認為由於積極的財政緊縮計畫和預期通膨下滑,墨西哥債券殖利率看來頗具吸引力,而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談判結果對墨西哥不利的風險也受到過度渲染。

 

銳意改革的新任南非總統有能力採取必要的政治和經濟措施,使國家地位更穩固,因此我們持股南非部位。

 

這些部位的殖利率在8%到10%之間,加上最近貨幣的貶值,我們認為伴隨此類投資必然會出現的波動可帶來不錯的報酬,已開發信用市場就不會有如此高的殖利率水準。

 

 

 

投資附帶風險,投資標的及投資地區可能之風險如市場(政治、經濟、社會變動、匯率、利率、股價、指數或其他標的資產之價格波動)風險、流動性風險、信用風險、產業景氣循環變動、證券相關商品交易、法令、貨幣、流動性不足等風險。且基金交易係以長期投資為目的,不宜期待於短期內獲取高收益,投資人宜明辨風險,謹慎投資。詳情請參閱基金公開說明書或投資人須知。本文提及之經濟走勢預測不必然代表基金之績效,基金投資風險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

 

Inv18-0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