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緊張局勢的最新發展

Kristina Hooper(全球市場首席策略師)觀點

保護主義持續為2018年下半年蒙上陰霾,關稅問題猶如培養皿中的細菌般迅速擴散。我預計目前的保護主義威脅和行動不但不會消散,更有可能升級。

 

投資者不應忽視這個非常實質的威脅。保護主義會大幅提高成本,進而影響需求。舉例而言,美國於1984年實施進口限制,估計當年的當地消費者支出多了530億美元*。在美國總統川普公布關稅措施的前一天,美國商會發表聲明表示,美國鋼價較歐洲和中國高出近50%**。

 

此外,目前針對關稅的言論和作為都提升了經濟政策的不確定性,以往這種情況都正好與商業投資放緩的時間相同。近期的歐洲央行會議上,總裁德拉吉解釋,保護主義和相關行為的威脅恐「對商業和出口商的信心產生深遠而迅速的影響......可能進而影響成長」。我們認為,已有跡象顯示近期保護主義的浪潮已打擊業者信心,及更重要的是削弱企業支出,且情況或許會進一步惡化。我們必須謹記,貿易戰的報復手段不限於關稅,而是可以透過不同方式,例如貨幣貶值、減少買入美國公債或出售持有的美國公債。

 

我們相信,在此環境下,風險資產配置對於實現長期目標是相當重要的 — 尤其鑑於股市上漲趨勢仍持續(儘管漲幅減弱)。然而,減少下行風險更為關鍵,包括對股票和固定資產充分地多元化投資。另外,我們認為另類投資配置有助於分散投資和降低風險,可能是在這渾沌時期的最重要投資部署。相關投資策略可能包括市場中性投資組合配置和其他相關性較低的資產類別,涵蓋具成長潛力的資產。另一項可考慮的另類投資是房地產投資信託。

 

 

亞洲股票投資團隊的觀點

我們認為目前股市表現是理性的,儘管亞洲市場對貿易關稅的反應是負面的,但區域內的股市於年初至今下跌4%(以美元計),跌幅仍相對輕微。市場似乎認為川普的行動和美國貿易夥伴的報復措施依然溫和,我們亦認同此觀點。例如,美國對總值1,000億美元的貿易商品加徵25%關稅,僅佔中國貿易總額約0.6%。當然,風險是在於貿易措施的影響加劇,並蔓延至其他政策的變化(市場開放、技術轉移)。其他使局勢更趨渾沌的考慮因素包括:美國經濟穩健,意味利率將進一步上升,美元反彈及其他地區經濟成長可期。我們預估市場定價正反映以下基本假設 (base case)。

 

我們的基本假設預測:政局持續其不確定性,經濟成長和貨幣政策僅逐步轉變。我們預計2018年和2019年的企業獲利成長約為10%,接近市場普遍預期 — 2017年的大幅獲利情勢告終。評價合理並貼近歷史平均,在此環境下,股票的潛在報酬是相對具吸引力的。

 

綜觀我們的投資組合,我們在過去幾個月並無大幅改變配置。我們的策略是專注於區域內評價被低估的機會,同時維持跨行業與跨國家的多元化投資。我們繼續持有具成長潛力和評價合理的企業,例如中國網路或印度公司,並持有目前評價仍偏低的南韓企業。科技和金融業持股的價格合理,可作為亞洲消費業的切入點,同時仍大量投資於具現金流的企業。到目前為止,市場表現尚未反應在我們持股比例偏低的類股,進而產生評價明顯偏低的投資機會。目前持有菲律賓和印尼的部位比例偏低,因為美國升息對這兩國的影響較大。其他地區的配置變動以個股為主,例如我們購入一家中國汽車製造商的股份,因我們認為其價值被大幅低估。

 

 

消閒投資團隊的觀點

  • 我們認為中美貿易談判的情況仍然有變數,局勢依然可能逆轉。雖然雙方現時處於高度威嚇和針鋒相對的時期,但亦可能是談判過程的一部分,推動貿易更趨開放。至於開始實施的關稅措施,我們認為這將利淡全球成長,但可能僅屬暫時性質。
  • 投資組合目前並未大幅持有中美貿易的相關配置。我們預期受影響的主要領域是汽車/汽車零部件和紡織/服裝業。與指標相比,我們偏低上述行業。
  • 我們現時作好部署,應對增長持續緩慢的環境,而並非迅速加快或放緩的環球增長。因此,我們目前對周期類股的配置較低,佔投資組合約30%至35%。
  • 當前環境並未顯著改變我們現時專注的領域,即電子商貿、社交媒體、數碼視頻、娛樂軟件、音樂、寬頻連接、美國房屋/家居耐用品、豪華遊輪公司等。一般而言,這些領域較集中於服務業範疇,因此不太依賴環球商品貿易。

 

 

歐洲大陸企業/泛歐洲股票收益投資團隊的觀點

  1. 若緊張局勢演變成更具體的情況,投資者應考慮多項因素:
  2. 謹記歐盟當中有龐大國際貿易。誠然,德國汽車製造商在美國擁有較多實質投資,使其在歐盟各國更廣闊的相互貿易則備受市場忽略。
  3. 緊張局勢持續升級,可能增加對美元的需求 — 美元在這環境下通常成為避險貨幣。受惠於美元走強,擁有美國業務的企業於兌換歐元時可望獲利。
  4. 歐洲在過去數年的國內生產總值增長高於長期趨勢,主要源於區內經濟復甦,而非國際貿易。我們認為不少利好因素仍存在回升空間,這對我們更為重要。
  5. 我們的基金較側重於歐洲國家/市場,所佔比重高達60%,美國佔比較小。

 

 

 

 

* 資料來源:Gary Hufbauer and Howard Rosen,“Trade Policy for Troubled Industries”,華盛頓國際經濟研究所,1986年

**資料來源:美國商會,截至2018年5月30日

 

 

本基金經金管會核准或同意生效,惟不表示絕無風險。基金經理公司以往之經理績效不保證基金之最低投資收益;基金經理公司除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外,不負責本基金之盈虧,亦不保證最低之收益,投資人申購前應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有關基金應負擔之費用(境外基金含分銷費用)已揭露於基金之公開說明書或投資人須知中,投資人可至公開資訊觀測站或境外基金資訊觀測站中查詢。基金配息率不代表基金報酬率,且過去配息率不代表未來配息率;基金淨值可能因市場因素而上下波動。本文提及之經濟走勢預測不必然代表本基金之績效,本基金投資風險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

 

Inv18-0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