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求多樣化全球收益來源

Lewis Aubrey-Johnson
Head of Fixed Income Products in Henley

 

我們相信,擴大投資範圍,同時納入股票及債券,有助於投資人因應債券殖利率上揚的挑戰。

 

據我們看來,目前仍可提供相對價值的市場包含:次順位金融債券、高收益債券及新興市場債券。同時,我們也在全球股票市場的某些層面看見價值。一如既往,關鍵在於確保風險及報酬的適當平衡。

 

對於追求收益的投資人而言,過去數年來的市場環境極具挑戰,儘管最近的整體收益水準略有成長,但以絕對價值來看仍然偏低;因此,標的債券市場內的波動性可能會快速侵蝕本金,公債市場在2018年2月初出現的波動性就是一例。通膨數據高於預期,使市場認為美國升息腳步必須比預期的更快。另外,作為支撐大半金融市場定價的「無風險」資產,美國公債殖利率的攀升導致各類資產市場波動性增加。例如,美國投資級公司債2018年2月下跌1.5%(1.8%來自債券價格的波動,債券收益僅抵銷了30個基本點的負報酬)。

 

 

迎接挑戰

我們認為,在債券殖利率日益攀升且現行低利率的環境中,追求收益的投資人可嘗試的方式便是擴大投資領域,將債券及股票納入混合資產策略中。

 

市場的部分領域看來較易受公債殖利率上揚影響,亦即長期低利率債券,但我們認為仍有部分領域可提供相對價值。固定收益市場方面,包含次順位金融債券、高收益債券及新興市場債券;此外,我們也認為部分全球股票市場將持續提供價值。

 

 

各類資產殖利率比較

部門/資產類別 殖利率
應急可轉債 6.4%
高收益  
歐洲貨幣 3.8%
美元 6.5%
新興市場  
強勢貨幣計價主權債 4.6%
當地貨幣計價主權債 4.8%
強勢貨幣計價公司債 4.8%
當地貨幣計價公司債 4.9%
全球股票 2.4%

資料來源:Bloomberg及ICE BofAML;以上資料截至2018年4月30日。(殖利率為到期殖利率及股利殖利率)

 

 

次順位金融債券

我們已關注一段時間的市場領域為次順位金融債券,特別是基本面依然強勁的銀行業。現今此產業內許多超額價值已不復見,因此,隨著債券被贖回,資本流入稀釋現存持有部位,我們旗下各基金對銀行業的配置正在減少。然而,某些情況下,次順位金融債券仍可能為重要的收益來源。

 

我們主要聚焦於兩個領域,也就是所謂的舊制第一類資本銀行債券(legacy Tier 1 bank bond)。這類債券在巴塞爾資本協定三(Basel III)之前發行,現已不再發行,銀行通常也確實會在其贖回日期贖回這些高殖利率債券。在資本結構中,這類債券被應急可轉債取代,名稱是額外第一類資本銀行債券,是另一種收益來源。以這類債券而言,銀行的基本面體質相當關鍵。我們聚焦大型的系統重要性發行機構,有鑒於擁有大量消費金融或財富管理業務的銀行獲利狀況較為平穩,我們也較偏好這類銀行。截至2018年4月30日止,ICE BofAML應急可轉換債券指數最差的修正存續期(即第一次贖回日)為4.0,此種相對較短的存續期有助於減輕公債殖利率上揚的衝擊。

 

 

高收益債券

整體而言,歐洲高收益債券的收益及信用利差仍相當低,然而,我們依然可在部分市場領域找到機會,像是溢價發行的新債券,或是某些投資等級被降評至高收益的公司(又稱墮落天使),但我們認為這些公司正在制定正確計畫來扭轉公司業務。目前面臨壓力的產業也是機會來源,當中可能有我們認為實力堅強的公司,其中,英國零售業便是一例,消費習慣的改變破壞了零售業者傳統的商業模式,但這並不意味著所有公司都處境艱難,部分企業可能因此蓬勃發展。目前該產業的殖利率較高,反映了額外風險。截至4月30日,相較於整體指數,最差收益率為5.7%,彭博巴克萊英鎊計價高收益債券指數(芬蘭除外)的英國零售業最差收益率為10.7%。

 

 

新興市場債券

除了強勁的基本面外,許多新興市場債券的評價普遍具支撐力。同步的全球經濟成長和日益增加的全球貿易,進一步支撐這個市場。雖然美國升息及美元走強可能會阻礙新興市場債券的表現,但我們相信較高的收益及更強勢的基本面,將會為總報酬提供合理的緩衝。

 

更廣義地來談固定收益市場,國家/公司特定因子也可能帶來機會,最近的例子就是南非。2017年末,南非副總統拉瑪佛沙(Cyril Ramaphosa)當選非洲民族議會(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ANC)黨魁,隨後總統祖馬(Zuma)請辭。一般認為,拉瑪佛沙有望重振南非經濟,恢復該國與金融市場的關係,在他勝選後,南非公債債券及貨幣因而大漲。

 

 

股票

在上述提及的債券市場,儘管仍能找到相對具吸引力的收益,但在許多情況下,就個別公司而言,股票收益高於債券收益。我們的策略是尋找評價具吸引力的公司,即我們認為能維持利潤,在整個經濟循環創造報酬且提供持續成長的股利。我們要找的是優質的公司,擁有具吸引力的特許品牌,且資產負債表的負債程度保守。因此,以地區而言,相較於美國,我們更偏愛歐洲。就產業而言,我們認為所謂的防禦性類股提供的價值有限,如消費必需品和公共事業;我們目前較偏好更具週期性的產業,如能源、工業和金融類股,我們認為這些類股的評價更具吸引力。

 

 

未來展望

雖然目前金融市場的低利率挑戰不減,但我們仍可把握機會追求收益。一如既往,關鍵是在可能需承擔額外風險的環境中,確保投資人可從增加的收益中獲得適當補償。這特點仍是我們投資方法的重要哲學,只有在認為可獲得適當報酬的情況下,我們才會將客戶的資金投入。

 

 

 

 

投資附帶風險,投資標的及投資地區可能之風險如市場(政治、經濟、社會變動、匯率、利率、股價、指數或其他標的資產之價格波動)風險、流動性風險、信用風險、產業景氣循環變動、證券相關商品交易、法令、貨幣、流動性不足等風險。且基金交易係以長期投資為目的,不宜期待於短期內獲取高收益,投資人宜明辨風險,謹慎投資。詳情請參閱基金公開說明書或投資人須知。本文提及之經濟走勢預測不必然代表基金之績效,基金投資風險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

 

Inv18-0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