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長期盟友關係緊張,貿易議題成為矚目焦點

Kristina Hooper
Chief Global Market Strategist

 

  • 為了減輕國家安全疑慮,美國對盟友施加關稅,此作法可能使自己遭到孤立。
  • 我認為義大利的情勢已穩定,而且新的民粹執政聯盟應不會脫歐,但會尋求部分改革。
  • 本週最重要的活動之一就是美國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即將召開6月會議。

 

關於破壞(disruption)的議題,我已經談論超過一年。上週劍拔弩張的G7峰會及本週的美國聯準會會議,在在說明為何我未來仍最關注這類主題。

 

上週市場聚焦G7峰會,有些人將之稱為「G6+1」,這個說法可能太過樂觀,以會議結果而言,「G6對1」可能更為精準。G7峰會的開始與結束氣氛都火藥味濃厚,在會議前,美國總統川普呼籲讓俄國重返該集團,這讓許多成員國心生不滿,因為俄國並未返還其併吞的克里米亞(遭逐出G7的原因),而且俄國現被指控試圖干涉多個西方國家的選舉而遭到批評,英國首相梅伊嚴厲抨擊俄國試圖傷害西方制度且「正在破壞國際秩序」的景象仍歷歷在目,因此推測她會將俄國重返G8視為進一步破壞國際秩序的象徵。除此之外,川普離開G7峰會後,拒絕簽署聯合公報,並重批加拿大總理杜魯道。這場峰會的開始與結束都非比尋常,但不令人意外,畢竟破壞只會引發破壞。

 

如同各界預測,G7峰會言詞交鋒最激烈的就是貿易主題。我不想老調重彈,但我仍極度擔憂關稅的影響,不僅是關稅戰的影響極為負面,而且我認為關稅戰實際發生的機率高於多數經濟學家/策略師的預測。我的疑慮除了在於關稅會增加輸入成本,也在於目前的貿易緊張所造成的經濟政策不確定性。如同我之前所說,這類不確定性會造成商業投資減少,我相信同樣情形現會再次發生。

 

 

G7貿易緊張暗示同盟出現變化

我對G7峰會的疑慮不僅在於關稅戰的可能,而是如同我近兩年來所擔憂的,這樣的緊張更顯示同盟間出現變動的更大問題,尤其是為了減輕國家安全疑慮而對關係緊密的盟友施加關稅,美國的作法可能使自己遭到孤立,一旦美國出現外交政策/安全問題等需要盟友協助時,恐怕會面臨危機。回顧美國遭遇911恐怖攻擊後,下令入侵阿富汗,當時獲得各國的龐大支援:英國快速支持美國並派遣軍隊前往阿富汗,隨後加拿大、澳洲、德國和其他國家亦加入聲援。另一件值得注意的事情是,英國首相梅伊在2017年11月的演說中曾警告俄國,表示「英國將盡全力自保,並與盟友合作以強化各自的安全」。然而,近期的發展促使我們思考:英國真正可依靠並分享資訊的盟友是誰,以及應避免與誰分享情報資訊。

 

破壞經常也會產生正面效益,例如創造性破壞帶來的優點。然而,這次政治同盟內出現變化,我認為恐怕是弊大於利,而且可能對軍事、反恐與網路安全等相關行動造成問題。不過,就像關稅,對這些議題會有多少影響難以量化,因為在這個歷史的岔路上,可能的結果太多,事情演變方向無法預測。

 

 

破壞也可能帶來正面力量

焦點轉向義大利,儘管我認為其領導人可能因與俄國關係緊密而對外交政策帶來負面影響,但我仍相信義大利不會離開歐盟。義大利新任總理孔蒂(Giuseppe Conte)上週宣告義大利及其與歐盟關係的願景,其中涉及移民政策的改革,以及在不依靠撙節措施的前提下減輕債務。我認為這些目標並非不合理,而且義大利與歐盟能取得雙方都滿意的折衷方案。這結果正是他們的最佳利益,我認為這表示地緣政治的動盪亦可能朝正面發展。

 

樂觀至極的我甚至希望美國和北韓領導人的會談,可為此地緣政治動盪同樣帶來進展。本週雙方領導人於新加坡會面的發展確實罕見,卻也可能帶來長期正向契機。然而,在目前這個時刻,我認為無須太過重視此次新加坡會談,因為川普形容這只是「彼此認識」。我預期不會取得重大成果,但任何成果都是好消息。

 

 

央行同樣造成破壞

我不僅關注地緣政治動亂,同時也監控貨幣政策的破壞。因為近十年來,中央銀行對市場和經濟掌握強大力量,並持續發揮實質影響力。

 

本週最重要的事件之一就是美國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 6月會議即將召開。5月FOMC會議紀錄指出,部分與會者擔憂殖利率曲線反轉的可能,這引發另一個問題,就是既然6月升息已是既定事實,那麼美國聯準會在6月之後採取什麼動作?6月會議的聲明(尤其是點陣圖)應會點出相關線索,我預期聯準會將於9月再次升息,但不認為今年會升息四次。

 

這點與殖利率曲線可能反轉的疑慮有關。若有助逆轉殖利率曲線逐漸平坦化的趨勢,那麼緊縮動作就勢在必行,我認為聯準會將考慮加速資產負債表正常化,而非再升息一次。然而,此作法可能會使股市受壓,同時為新興市場帶來風雨,部分新興市場已經面臨龐大壓力。印度央行總裁巴特爾(Urjit Patel)最近於《金融時報》投書明確表達這些疑慮,這篇給聯準會的公開信表示,為了減少全球流動性,資產負債表正常化動作將造成美債數量增加,導致擁有美元計價債券的新興市場國家受壓。我長期主張聯準會的資產負債表是比聯邦基金利率強大許多的手段,而目前新興市場的發展可能促使FOMC對資產負債表採取動作。

 

歐洲央行(ECB)會議亦於本週登場,各界大多預料聯準會近期將結束量化寬鬆,但我有理由相信ECB將保持縮減購債,因為新的義大利政府及其對歐盟的承諾仍有相關疑慮,歐盟此時必須盡力支援金融市場。就改善全球流動性而言,在聯準會資產負債表正常化與美國公債發行縮減之際,這可能產生抵銷力道。日本央行(BOJ)同樣在本週召開會議,但預料BOJ必須保持寬鬆政策,因為其通膨目標仍遙不可及。

 

 

部分新興市場受到壓抑,但其他市場仍有潛力

承上所述,部分新興市場股市毫無意外已受到壓抑,尤其是本週重挫的巴西股市。我不認為需要因這股壓力而放棄新興市場股票,但應針對國家和個股精挑細選。例如,部分新興市場國家可能受惠於油價上漲且似乎已準備削減撙節措施。謹慎地採取下跌保護措施是至關重要的,而且必須盡可能多元化,對於多數投資組合而言,多元分散的作法包含對新興市場的配置,只是將要更仔細地選擇投資標的。

 

 

 

 

 

投資附帶風險,投資標的及投資地區可能之風險如市場(政治、經濟、社會變動、匯率、利率、股價、指數或其他標的資產之價格波動)風險、流動性風險、信用風險、產業景氣循環變動、證券相關商品交易、法令、貨幣、流動性不足等風險。且基金交易係以長期投資為目的,不宜期待於短期內獲取高收益,投資人宜明辨風險,謹慎投資。詳情請參閱基金公開說明書或投資人須知。本文提及之經濟走勢預測不必然代表基金之績效,基金投資風險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

 

Inv18-0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