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亞洲 – 新興市場貨幣的波動性

祁連活博士
John Greenwood
Chief Economist

 

 

Q1:年初迄今,由於預期美國利率正常化,部分新興市場貨幣出現賣壓,尤其是拉丁美洲貨幣,但亞洲貨幣似乎較不受影響。您認為此情況的原因為何?

祁連活博士:2018年初賣壓最沉重的新興市場貨幣,都受近期貨幣或政治不穩定性影響,如阿根廷、土耳其、巴西。相對而言,表現較佳的新興市場貨幣主要都是來自石油/能源出口國,如哥倫比亞、墨西哥、馬來西亞,此情況與油價近期的漲勢相符。

 

人民幣、泰銖、新台幣、韓圓、星幣的表現較不受影響,原因可能是其多為製造業大國,近一兩年的出口表現與全球貿易一同持續改善。雖然美國最近經濟成長(第一季)已趨緩,歐洲的成長也正在放緩,但這些可能只是在2017年底強勁表現後的暫時現象。我認為最可能出現的情況是美國經濟週期持續擴張,並進而推升亞洲出口成長。

 

 

Q2:近期全球/亞洲經濟數據不如預期(如花旗經濟驚奇指數所示),您認為主因為何?

祁連活博士:近期疲弱的主因是2017年第四季的經濟預期與成長過高而無法持續,當時美國正在討論調降個人稅與公司稅的提案,隨後於12月22日通過立法,激勵全球股市持續強漲至1月底。從各種角度而言,這股漲勢實屬過大。美國股市於2、3月出現修正,相關指數已大略回歸12月底的水準。

 

美國經濟也出現類似情況,巧合的是,用於衡量經濟數據與市場預期差異的美國花旗經濟驚奇指數在12月22日川普總統簽署稅改法案當天攀升至84.5,但之後基本上一路滑落,5月22日跌至10.9。

 

近數個月,新興亞洲經濟體出口表現不佳,與已開發經濟體成長趨緩的情況一致。例如,韓國與台灣的出口(以美元計)自去年底以來雙雙下滑,其他國家的PMI、工廠訂單等指數也同樣下跌,這些實際上都是受到美國和歐洲經濟體表現暫時疲弱的外溢效果所致。

 

 

Q3:您認為亞洲貨幣在未來數月是否會面臨賣壓?亞洲貨幣在未來數月的優劣勢分別為何?更重要的是,亞洲市場在這種情況下是否會因美國進一步升息而受到衝擊?

祁連活博士:所有新興市場貨幣的主要劣勢都來自聯準會的正常化政策,導致美國利率與債券殖利率持續上揚。若亞洲或新興市場貨幣和美元的息差繼續擴大,美元應進一步升值。歷史顯示,美元強勁不利於新興市場貨幣,對原物料生產國更是如此,所產生的價格效果將傷害成本較高的新興市場經濟體,僅價格具競爭力的經濟體(包括部分亞洲製造業國家)受惠。

 

然而,若美國經濟持續成長(亦即美國利率上調,且經濟成長未減速),則亞洲製造出口國應可望受惠出口量的提升,但我們不應誇大這些變動及其效果。自4月中迄今,貿易加權美元指數僅上漲4至5%,基本上只回補12月和1月的跌幅,目前仍較2016年12月時低8%。相對於亞洲與新興市場貨幣,美元仍較2016年12月時疲弱。

 

 

 

 

 

投資附帶風險,投資標的及投資地區可能之風險如市場(政治、經濟、社會變動、匯率、利率、股價、指數或其他標的資產之價格波動)風險、流動性風險、信用風險、產業景氣循環變動、證券相關商品交易、法令、貨幣、流動性不足等風險。且基金交易係以長期投資為目的,不宜期待於短期內獲取高收益,投資人宜明辨風險,謹慎投資。詳情請參閱基金公開說明書或投資人須知。本文提及之經濟走勢預測不必然代表基金之績效,基金投資風險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

 

Inv18-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