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貿易歹戲拖棚,趨避風險是否為合理作法?

Kristina Hooper
Chief Global Market Strategist

 

 

  • 雖然目前狀況離貿易戰尚遠,但擔憂程度正在上升,對於美國與新興市場投資人更是如此。
  • 然而,至少目前而言,帶動股市樂觀的主要因子仍未受到衝擊。
  • 上述因子包括全球經濟成長以及仍維持寬鬆的貨幣政策。

 

上週美中之間的保護主義言論升溫,市場也以下跌作收,川普透過推特揚言加碼1,000億美元的關稅,儘管中國適逢重大節日,但也快速回應,表示將採取應對措施,並且「不惜付出任何代價」。中國發表此回應後,川普承認美國可能會面臨些許「痛楚」,美國財政部長梅努欽則表示,雖然機率不高,但「貿易戰的可能性仍存在」。

 

就目前而言,我們離貿易戰尚遠,但如我先前所擔憂的,貿易緊張局勢仍持續升級與發展。老實說,我不認為中國有任何強烈理由需要向美國讓步,尤其是因為白宮資深官員為了安撫憂心的美國民眾,已經表示美國的威脅僅是談判手段。我在法學院上談判課已是多年前的事了,但我很確定課堂上學到,如果對手知道你是虛張聲勢,那就不太可能讓步。此外,由於美國僅是單獨行動,沒有取得其他主要貿易夥伴的協助,而且習近平已鞏固權力,地位可說比以往更為強大,因此中國不太可能在貿易上做出重大讓步。當然,上證指數從1月份的高點下跌超過10%1,主因就是對於貿易戰的隱憂,但大致而言,中國民眾投資在股市的財富比重不大,所以中國政府似乎也沒有太大的壓力要做出任何重大妥協。我要澄清,我的意思並非美國不應追究智財權的侵害情勢,不過美國的作法似乎成功機率不大,而且特別危險,因為中國可以運用非傳統報復手段,例如貨幣貶值、部分或完全停止買進美國公債,甚至是實際賣出其持有的美國公債。

 

 

投資人回應波動性的升高

不意外地,上週美國投資人更嚴肅看待保護主義的威脅,週間下降的股市波動性於週末又再起,新興市場股票也面臨賣壓,亞股則小幅下跌2。上週投資人大量轉抱美國公債的情況,更加印證了投資人的擔憂,流入的資金是兩年多來新高,10年期美國公債於週間上揚後,隨後又下滑,來到2.79%1

 

市場情緒明顯轉壞,但關鍵在於:以目前時間點而言,佈局轉為趨避風險是否合理?

 

為妥善回答此問題,我們必須關注兩大驅動因子,之前這兩大因子均使全球股市出現上漲傾向:1) 改善的全球經濟環境,以及2) 仍維持寬鬆的貨幣政策。


 

  1. 儘管近期出現差強人意的情況,但全球成長題材仍未受到影響:
    經濟數據顯示,全球成長題材仍未受影響,但部分問題值得注意,例如美國失業率維持在低點,但3月份的美國就業報告表現,卻未反映出不冷不熱的經濟環境,非農就業人口的成長相對較低,僅有103,000,不過薪資成長相對較高,月增率為0.3%,年增率則為2.7%。(請別忘了在就業報告中,薪資成長是美國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密切關注的指標,因為薪資成長可能影響通膨,若持續此趨勢,FOMC今年可能會升息四次,而非三次。)

    法國與德國3月份採購經理人指數(PMI)下滑,英國製造業PMI數據是55.1,服務業PMI則僅有51.7,中國與日本的3月份製造業與服務業呈現雙雙上揚情形3。儘管有些地區的指數上升,有些地區下跌,但所有地區的數據均維持在50以上,表示經濟擴張仍持續。加拿大銀行的商業前景調查顯示,雖然今年GDP成長放緩,不過企業主管情緒仍維持正面讓我很驚訝,我認為這一點非常重要,因為整體而言,加拿大可能會因保護主義而受害,尤其是若美國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然而,比情緒更為重要的是聘雇與商業投資計畫,聘雇計畫樂觀,商業投資計畫則維持穩健(雖然低於上一季)。此外,全球成長環境雖喪失部份動能,但仍維持樂觀。


     
  2. 貨幣政策維持寬鬆:
    在上週五的演講中,FOMC主席鮑威爾暗示,將持續貨幣政策正常化,他表示要預測美中潛在貿易戰對於經濟前景的影響目前還「言之過早」,他也指出「尚未」看到任何影響。此說法是合理的,因為我們不知道情勢將如何發展,所以無法提出未來展望,但這也增加了不確定性,若貿易局勢惡化,聯準會將如何因應?尤其是緊縮步調可能須放緩,將會提高政策不確定的風險,但除此之外,鮑威爾的訊息透露就業市場強勁、通膨將上揚,但兩者均未達到需要擔心的程度,這表示目前而言,聯準會擬以慎重的步調逐步升息,可是我仍擔心,數據顯示的通膨上揚程度將足以迫使聯準會加快緊縮。



展望未來

儘管上述兩大驅動因子未受影響,這也不代表沒有風險,我仍相信最可能發生的風險是貨幣政策緊縮速度較預期更快(首當其衝的當然就是美國),緊縮不僅表示升息速度比預期快,更大的威脅是聯準會將加速資產負債表正常化。在此環境中,我不認為出脫風險資產是合理作法,但我強烈鼓勵更廣泛、更深度的分散投資。

 

展望未來,接下來幾天有以下值得關注議題:

  1. 科技業:我認為美國科技類股將面臨更多如同3月份的不安狀況,因為臉書執行長祖克柏須出席國會聽證會,市場也預期臉書及部份科技公司將面臨更嚴格的法規監督。
     
  2. 獲利:我預期美國企業將公布強勁獲利,這一點對股市而言是利多。截至4月6日止,53家S&P 500指數的成分公司已發布樂觀的第一季財務預測,遠高於五年平均,目前僅有23家公司已發布第一季獲利,截至4月6日止4,74%表示銷售高於預期,我認為此趨勢將會持續。
     
  3. 保護主義: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將在博鰲論壇發言,一般看法是他將降低保護主義的言論力道,但若實際情形並非如此,我也不會感到意外。我們應密切關注習近平在論壇的發言,若他不緩和投資人的擔憂,市場可能出現進一步的騷動。

 

 

 

 

 

  1. 資料來源:Bloomberg, L.P,截至2018年4月6日。
  2. 股市波動性由CBOE波動性指數(VIX®)代表,該指數衡量S&P 500股票指數選擇權價格所呈現的近期波動性市場預期。新興市場由MSCI新興市場指數代表,亞股則由MSCI太平洋指數代表。資料來源:Bloomberg, L.P.
  3. 資料來源:IHS Markit,截至2018年4月6日。
  4. 資料來源:FactSet Research Systems。

 

 

 

 

投資附帶風險,投資標的及投資地區可能之風險如市場(政治、經濟、社會變動、匯率、利率、股價、指數或其他標的資產之價格波動)風險、流動性風險、信用風險、產業景氣循環變動、證券相關商品交易、法令、貨幣、流動性不足等風險。且基金交易係以長期投資為目的,不宜期待於短期內獲取高收益,投資人宜明辨風險,謹慎投資。詳情請參閱基金公開說明書或投資人須知。本文提及之經濟走勢預測不必然代表基金之績效,基金投資風險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

 

Inv18-0089